1.png

 

照片出處

陳立文
陸軍官校 65 年班 

77年7月陸院戰研班畢業,分發金防部第三處任職參謀,我去報到前打軍用電話給在金門任職營長的同學張毓鎏,請他派車到尚義機場接我,....

7月21日我到第三處報到時,負責行政的參謀外出洽公,處長及副處長也都不在辦公室,我也不知道我是分發到哪個科?,遇到一位43期的宋學長,他告訴我說 : 最近第三處只有他要輪調,我也有可能是來接他的,又說 : 不過也許處長會把你安插到作戰科或訓練科,再另調一位參謀來接他的業務也不一定,但,你可以接我的寢室的床位,就帶我去安排住宿位置,.....

綜合科科長是39期的學長期別很高,金門人,告訴我 : 你就留在綜合科吧,接宋參謀的業務,又告訴我 : 28日是防衛部工檢會,你就負責彙整第三處的報告資料,我是第一次到金門,地形方位還不清楚,就要彙整工檢會資料,還真是有點的"趕",但,我在師的參三科歷練過一年三個月的訓練官,對工檢會資料還有一點的接觸,也就應付過去了,當然,這也就成為我每個月都要做的工作了,.....

宋學長看到科長交付我工作了,就交給我一份資料,說是處長交代他要做的工作,"金門地區的碑文彙集"他交給我的資料包括有每個碑文的照片及打字整理過的碑文原稿,我也就接著把它做完了,對碑文內的一些字句,我還去請教了一些素有著名的長輩,在打印的碑文上做了解說及註記,.......

接著,科長就要我去協助"823戰史館"內電動模型的結尾工作"說明稿的錄製",.....

有一天,科長帶著我坐車在金門繞了一圈,並給我一份他所做的行車時間的紀錄資料,上面註記了各個的行程距離及所需時間,還帶我去印刷廠去了解了一些"行程表"印製的作業程序與接洽的人員,接著,就說 : 以後的各個的團體(包含立委或監委)視導或參訪行程,就是你負責了,因此我就又有了一項業務了,雖然不是週期性的工作,但一有參訪就會很忙,.....

立委及監委的視察通常是年度性的工作,也是馬虎不得的,.....

有次還接待了一個"退役將領(含眷屬)的參訪團,及一位"極力爭取滇緬地區游擊隊資源的專欄作家",接待業務還真廣,.....

在報到時,有一位參謀交給我一份卷宗,"管制案件",說 : 這是我的業務,我也沒有意見,就接了,這也不是一個週期性的業務,但卻都是大案,且必須要用"會辦"才能辦的工作,因為管制的案件涵蓋了全防衛部各處組,還擴及了部分的民事,雖然都有業管單位,但要"會辦"還是很繁雜的,......

所謂的"管制案件"就是參謀總長以上的長官來視察時所提出來"應改進"或"需要新建立"的事務,或是由金防部司令官在整理視察時做的筆記後交辦,也或是由參謀本部在參謀總長視察後整理出來的視導紀錄中所列入的管制執行案件,這個案件內容涵蓋甚廣,通常是要用會辦的方式來處理,...

管制案件的業務性質,我認為是應由"參辦室"來辦理較適當,因為參辦室出面代表的是參謀長,名正言順,第三處綜合科出面辦理會辦,效力就差了一些,.....

不過,既然要我業管那就管了吧,....

我要去督導前還要先辦個 "督導組編組會辦行文" 要各個業管處組編派"督導官" ,因為我只能處理有關第三處的業務,其他的案件就必須由業管的單位來處理了,......

接受參謀本部督導時的場面更複雜,光是安排各處組及各部隊的資料陳列就很複雜了,還要安排視導的行程及一些的行政事項,......

只是說個概略而已,細節就不多說了,也沒有多難,比起實際的戰況要簡單的多了,我處理過這種場面,以後如果有參謀要"唬弄"我就不太容易了,.....

以前多做一點,..回憶的事也多一些

綜合科新任的科長報到後,問我要不要接辦"古寧頭大捷四十周年的紀念活動"? 我同意了,這個"案"活動項目很多,還包括要分批接待當年的參戰老戰友來金參訪,有的要坐飛機有的要坐運輸艦,在金的車輛運送及住宿用餐與參觀行程安排都要很注意,一忙就是一年多,.....

我上簽的"活動概要"包含了古寧頭戰史館美化工程.在古戰場搭建說明台,整修李光前將軍廟,在湖南高地搭建參觀台,分批邀請當年參戰老戰友來金參訪,製作紀念酒俾便致贈參訪的人員,等,司令官在批示時加了興建經國先生紀念館及製作古寧頭大捷作戰經過電動模型陳列在古寧頭戰史館,......

在這段期間,接辦了一個從其他的單位轉來的"會辦單",是一個 "出席村民代表的意見反映表"其中有一項是 "古寧頭戰役時期金門的百姓奮勇支援作戰.希望能對犧牲奉獻的百姓予以補償,.......

我想 : 這個案怎麼會是我的業務呢? 那個會辦單位很有意思的說 : 你現在在承辦古寧頭大捷四十周年紀念活動,所以,就由你承辦這個補償的業務了,.....

當時,我靜下心來, 站在"司令官"的立場去想這件事,之後,.我連處長都沒向他報告就在會辦意見欄內寫了 " 礙難從命 ",就將那份會辦單退回去了,.....

之後,不久,又來了一份會辦單,還是一份村民代表會的意見,建議事項是 " 建議將當年支援古寧頭戰役的英勇百姓造冊陳列於古寧頭戰史館,我還是在會辦意見欄內寫了 "礙難從命" 四個字,那位來會辦的參謀問我 : 只不過是造個名冊而已,為何不辦呢? 我回答說 : 四十年前的事?有誰知道?遍地戰火打了三天,有誰清楚?,況且造冊以後的下一步呢?,這個案站在司令官的立場來看,也是應該由國防部交辦下來才是較適當的程序,所以我還是寫了"礙難從命",....

之後,我有次去金門縣政府參加一個會報,發現我的座位上沒有茶水,當時的縣長是唐雄飛,他進會場後,看到我座位上沒有茶水,他端著他自己的茶送來給我,他做事是很細心的,....

我一直到現在都還認為 : 這個補償案不是第三處的業務,.......

"古寧頭大捷四十周年紀念活動"這個專案結案後.

還接了"專精射擊隊的業務",......

在金防部第三處任職參謀時,有天,訓練科科長問我 : 要不要接"專精射擊隊的業務",我說好啊,就接下來了,.....

專精射擊隊的業務性質主要是替陸軍總部培育射擊專才,陸軍總部每半年舉辦一次"專精射擊比賽",從中挑選射手再集訓後參加南非的射擊比賽,更優秀的射手還會參加其他的國際級的比賽,.....

這個業務很有意思,專精射擊隊打的習會,或有快跑後裝彈射擊,或有射擊三百公尺遠只有三十公分見方的小鋼板,....


我去督導時也趁機練習了一些的習會,.....

我帶隊比賽了兩次,都只得了2/7的名次,顯然是我的功力不夠,.....

當時,陸軍官校的學生還安排有"金門的教學見習課程",這也就是我的業務了,我還客串了兩天官校校長的侍從及引導業務,.....

當然,第三處的參謀是要輪值防衛部戰情官的,這是日常的工作,....

接著就是去通信學校受電腦訓 ,結訓後,當然,"金防部的辦公室自動化設計規劃 "就是我的業務了,不過,這個案,我去陸總部計畫署提報過之後 ,就調到訓練科,不但,把這個案帶到了訓練科繼續承辦 ,,,,,

三年級時的選修,我選的是一位西班牙裔神父開的課及一位美軍顧問團少校的太太每週兩小時的會話班 ,沒有選修電腦班,但我看過選修電腦班的同學寫作業,也向他們請教一些的資料,當時,南部只有 成功大學有電腦 ,所以電腦班的同學要將所寫的作業 ,每週或是隔週到成功大學去 "跑一下"看看所寫的作業成果如何? 看他們在準備作業時在卡片上所要的位置上打洞, 他們說是: 這些打洞的位置是要給電腦閱讀辨識用的, 還有一大堆的 100011111000.等的註記,因為我沒有選修 所以也就不知道那些資料的意義.....

在金防部任職參謀時,收到一份公文:是"通信學校電腦班招訓",我不曉得這份文為什麼會送到第三處既不是作戰 也不是訓練 (當然也可以說是 教育的一類) 但訓練科不收,送到了綜合科,我想這份公文所代表的含意就是 : 陸軍要推動"電腦作業"了 這個"案"後續的工程大了,.....

在通信學校受訓時,課程從最基本的BASIC開始學起,在上課一段時間後 有位教官在課堂上打出了一張投影片 ,說這是一個撲克牌 (梭哈) 遊戲的程式 ,並解說它的數字及花色的變化程式 ,數字的變化是 (2N或2N+1) 以 7 為區分 ,例如 數字 2 的變化 就是 4 或 5 ,但 7 有其單獨的變化 7 的變化就是 Q 或 K ,8以上的數字 是另一個程式 8 的變化是 1 ,9 的變化是 2 或 3 ,依此類推,至於,花色的變化就是: 以 7 為中心區分為大於7及小於7兩類,小紅桃及小黑桃帶出來的是大紅桃,大梅花帶出來的是小梅花,等,這個變化的程式是基本型,由這個程式可以再進化到所謂的"第二代"程式,.數字的變化 改成是 ( 2N 或2N+1)的平方,也可以改成 "第三代" 立方的變化,理論上 這個程式的變化是可以 進化成 "第N代",........

結訓測驗,是每人寫一個程式, 當堂解說後跑一遍讓大家都看看成果,我寫的程式是"對體能測驗參選人員的挑選",選這個課題的源由是 : 當連長時每次的體能測驗,都要依據規定參賽的人數,考量爭取最大成績,.選定參賽的人員名單,當時,我在篩選人員時,考量的因素中有一項是 "不能互助的項目",例如 :五百障礙中的"爬竿"那是不能互助的,當然,考量的因素很多也有取捨的考慮因素要決定,不過,.我只受過短期的電腦訓,功力很淺,所以我把"考量的因素減到最低",還偷雞的運用了 DBASE 的程式,也就勉強的過關結訓了,...

之後,果然就接到了一份公文 是 陸軍總部計畫署的來文,要各軍團級的單位提報 " 辦公室自動化設計的規劃",我對這個 "案" 的初步設計是: 律定權責區分,明確的律定批 "准" 的等級,上簽的文稿上明確的註明核判的等級,其實,我這個構想也不是甚麼新鮮的點子,這就是我們以往的公文作業程序,只不過是 "用電腦連線來傳遞罷了",在綜合了各單位送來的 "掌管業務明細表"之後,我就把這個"辦公室自動化設計規劃"上簽了,奉核時,.我是用"持呈"的方式自己帶著卷宗,逐級上呈,之後才呈報到總部,當時總部的承辦組長是43期的陸小榮學長,他還下了電話紀錄去總部計畫署提報,.....

在我調任陸院教官時,這個"案"就交給了另一位參謀接手...

79年7月,令調陸院任職教官,在金門這兩年學了很多參謀作業.

上文承蒙 陳立文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陳立文:陸軍官校預備學生班(中正預校前身)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入伍生結訓與對入伍教育的看法

陳立文:對陸軍官校「軍事五項比賽、開放抽菸、暑期訓練、閱兵分列、實習幹部」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微積分、熱力學、電路學、物理學、鋼筋混凝土學...對我陸官畢業後任職軍旅的幫助。

陳立文:對「教育班長、助民割稻、南海血淚專案工作、步兵連連長、兵器連連長」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幹訓班隊長、陣地防禦及工事構築示範」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非正規登陸演習、夜戰訓練、山地作戰訓練」的回憶與感想

對金門「碑文與紀念誌彙集、古寧頭大捷紀念活動、專精射擊隊、資訊業務」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任職「三軍大學 陸軍指揮參謀學院 教官」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台海危機那年,我在馬祖東莒任職指揮官時,被很多人用放大鏡檢視的經驗談

陳立文:營長記大過、士兵發獎狀 

對退伍前最後一個軍職「準則審驗室擴編為準則發展處」的回憶與退伍後生活隨想。

陳立文:對這種人要小心,...我就碰過

陳立文:民國64年,早上四點半起床讀書的陸軍官校同學「向駿」博士

陳立文:民國62年,就讀陸軍官校時,有一位老師是留美後返校任教的官校學長,喜歡雨中散步的享獨意境

陳立文:整建據點與督導時,我會特別注意「射擊台高度」的問題

陳立文:民國84年東莒視導時,帶長官去視導需要整建的據點,這樣,我比起一般的 「業務執行程序」又要照相,又要安排業管單位現地探勘,就省掉了一大堆的執行程序

陳立文:民國84年「前運」東莒,一批「編裝表」上沒有的新式武器,實彈射擊時引起了對岸漁作船隻的注意而聚攏在附近海域

陳立文:民國84年「東莒供水系統整建」的規劃案,執行的並不順遂,實為遺憾....

陳立文:搶修崩塌的大溪頭寮慈湖堤防

陳立文:民國84年,台海的局勢有了些微的波動那段時間,實施「驅離射擊」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陳立文:我服役期間的休假規定是「僅供參考」,一切的休假以現況為準

陳立文:民國69年我任職連長時,有位上校來徵詢我的意見,問我要不要去滇緬

陳立文:【信任是我生活的基石】在絕壁下降的課程,我在向前跳離地面....

陳立文:部分同學退伍的早「無終身俸」後,擺個小攤子維生,「同學會」的年費與餐會繳交情況

陳立文:民國83年8月初,總長召見調任東莒指揮官,9月1日生效

陳立文:民國84年,我沒有安排過一次實兵操演的「戰術原因」

陳立文:細菌感染的防治

陳立文:日本維新時期留洋學習軍事的軍人,都很喜歡「交響樂」,他們認為這是「統合戰力」發揮

陳立文:師長要來閱一個步兵連的兵

陳立文:除疫工作對「師衛生連的連長」來說就是「作戰」

陳立文:部隊「過年舞龍」除了要參加師部與軍團的團拜之外,經過的街道各家都要求要到他家門口,收到的紅包應如何處理?

陳立文:在澎湖兩年半很忙的

陳立文:「小心一萬次」都不嫌多,但是,「只要有一次的不小心」就不得了了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