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jpg

photo.jpg
上圖:照片出處東莒大枰村
下圖:標示的位置就是東莒 旁邊是西莒,南北竿在上方的位置

陳立文
陸軍官校 65 年班 

84年,依據預警時間.調整了各火砲的戰備射向,在整體做過說明後,再逐次的到各砲陣地去現地說明...

之後,就是臨機的抽檢各砲陣地 "諸元的設定"及"彈藥的庫儲", 在檢查的同時再重複的說明 "調整戰備射向的理由",除了要他們知道 應該怎麼做之外 還要讓他們知道我為甚麼要這樣做,強化工作意願之外 也藉機做一些的 心理建設.....


有天,我看過戰情室之後 沿著東興坑道去看坑道口的一座砲陣地,在一個預備的砲陣地內看到有一位士兵獨自一人坐在那裏,是二線營營部連的士兵,照理說他是不應該在這個預備的砲陣地裡的,在跟他的談話中,可以感覺到他的一些心理的狀況,有無奈 有無助 有徬徨 也有一些的畏懼.......

當時,我對那位士兵說 : "台海危機是一個歷史的事件" 在很多的資料上都會記載的 ,你以後會有小孩 會有孫子輩,當你跟他們說 : "台海危機時 我在東莒"你要怎樣形容你當時在東莒時的景況呢?,也或者說 "你根本就不敢說你當時是在東莒呢?" ......"你自己去想一想"........


當然,有一些的士兵 在服兵役前 可能從來沒有離開過家,..至多也只是到較鄰近的縣市讀書,當然,也有一些的士兵在 國中畢業或高職畢業後就開始工作了,至於從事的工作行業也就有很多了......

兵員的背景形形色色,我在部隊基層 步兵連連長及兵器連連長的任期加起來有三年半多,對部隊的成員組成及狀況 多多少少也有一些的體認與歷練.....

而且,在部隊裡 任何時間 都同時存在著 "即將退伍的士兵" "已逐漸習慣部隊生活的士兵" 及 "剛入伍的士兵",他們的心理狀態與想法又各有不同,因此,帶兵的方法也是要有所注意的,......

我在跟那位士兵談過之後,招集了所有的營 連長,..說明了一些要注意的事項及再次的強調了要建立信任,因為 只有穩定了部隊才能進一步的去強化戰備.....

各營 連長積極努力的成果是 那個年度 (84.7.1-85.6.30) 東莒的各營 連都沒有 重大違紀事件,年度檢討 各營 連長也都獲得了 應有的獎勵,我也沾光的跟著獲得了獎勵,在那個 "狀況繁多" "事務煩雜" 的年度,各營連長除了要完成各項的戰備工作之外, 還要做到全年度沒有重大違紀事件,是很不容易的,我認為他們獲得的 年度獎勵 是應該的....

臉書留言彙整:

在指揮官你的領導下和連長陳建明的指導下,我覺的很幸運,在退伍前不到兩個月榮選為陸總部"優秀義務役官兵"
先到西門町國軍英雄館休息一晚,隔天即到陸總部接受表揚
這也是我第一次踏入陸總部的大門
二十八日於陸總部中山堂舉行(果然是滿天星阿)
由時為總司令的"湯曜明"上將親自頒發這張獎狀
中午於餐廳會餐
會後放了三天榮譽假
因次我多了一次返台假期

我在東興坑道內遇見的就是與你同連的士兵,.為免節外生枝 當時我沒有告訴陳建明,只是自己持續的觀察與掌握,...

那時剛經歷過少尉軍官李朋峰事件,連隊都有些士氣低潮後來一連串上級視察跟督導,部對忙著就恢復了士氣 時間跟忙碌轉移了注意力是最好的方式

陳立文 李少尉是清大的人類學碩士,84年初從西莒尉官隊結訓後到東莒報到不久就失蹤了,他的日記簿一直保存 在我辦公室 ,到85年5月接到 龍潭來 的電話,."派了一位組長來我當面交給他帶回龍潭",
發生這件事 真是遺憾 (這麼優秀的人才),"為這事 政戰處長還去了一趟立法院".....
李少尉的 "連長" 很優秀 也很均衡 ,之後,他還去美國突擊兵學校受訓,
李少尉的事件後不久,燈塔連出了一件溺水意外,當時我剛休假的第二天,.部隊出了意外事件 我就立即趕回東莒了,我休假時 莒光副指揮官要進駐東莒代理我,我必須立即趕回去處理善後的事宜......

從現在~
回看~當時~
是認真的常態呢?
還是轉變的變態呢?
這就是考「陸院」時所讀的~「常與變」~當年~一頭霧水~
隨著年齡閱歷的變~
漸漸懂得常的可貴!

後來該連連長還有上新聞受專訪 也是對少尉的不捨是位好長官

陳立文 我在陸總部準則會任職時,.他學成歸國任職營長,駐地在龍潭,..我還去過他的辦公室,.....

正直勤勉的好軍官是國家重要的基石

上文承蒙 陳立文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陳立文:陸軍官校預備學生班(中正預校前身)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入伍生結訓與對入伍教育的看法

陳立文:對陸軍官校「軍事五項比賽、開放抽菸、暑期訓練、閱兵分列、實習幹部」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微積分、熱力學、電路學、物理學、鋼筋混凝土學...對我陸官畢業後任職軍旅的幫助。

陳立文:對「教育班長、助民割稻、南海血淚專案工作、步兵連連長、兵器連連長」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幹訓班隊長、陣地防禦及工事構築示範」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非正規登陸演習、夜戰訓練、山地作戰訓練」的回憶與感想

對金門「碑文與紀念誌彙集、古寧頭大捷紀念活動、專精射擊隊、資訊業務」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任職「三軍大學 陸軍指揮參謀學院 教官」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台海危機那年,我在馬祖東莒任職指揮官時,被很多人用放大鏡檢視的經驗談

陳立文:營長記大過、士兵發獎狀 

對退伍前最後一個軍職「準則審驗室擴編為準則發展處」的回憶與退伍後生活隨想。

陳立文:對這種人要小心,...我就碰過

陳立文:民國64年,早上四點半起床讀書的陸軍官校同學「向駿」博士

陳立文:民國62年,就讀陸軍官校時,有一位老師是留美後返校任教的官校學長,喜歡雨中散步的享獨意境

陳立文:整建據點與督導時,我會特別注意「射擊台高度」的問題

陳立文:民國84年東莒視導時,帶長官去視導需要整建的據點,這樣,我比起一般的 「業務執行程序」又要照相,又要安排業管單位現地探勘,就省掉了一大堆的執行程序

陳立文:民國84年「前運」東莒,一批「編裝表」上沒有的新式武器,實彈射擊時引起了對岸漁作船隻的注意而聚攏在附近海域

陳立文:民國84年「東莒供水系統整建」的規劃案,執行的並不順遂,實為遺憾....

陳立文:搶修崩塌的大溪頭寮慈湖堤防

陳立文:民國84年,台海的局勢有了些微的波動那段時間,實施「驅離射擊」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陳立文:我服役期間的休假規定是「僅供參考」,一切的休假以現況為準

陳立文:民國69年我任職連長時,有位上校來徵詢我的意見,問我要不要去滇緬

陳立文:【信任是我生活的基石】在絕壁下降的課程,我在向前跳離地面....

陳立文:部分同學退伍的早「無終身俸」後,擺個小攤子維生,「同學會」的年費與餐會繳交情況

陳立文:民國83年8月初,總長召見調任東莒指揮官,9月1日生效

陳立文:民國84年,我沒有安排過一次實兵操演的「戰術原因」

陳立文:細菌感染的防治

陳立文:日本維新時期留洋學習軍事的軍人,都很喜歡「交響樂」,他們認為這是「統合戰力」發揮

陳立文:師長要來閱一個步兵連的兵

陳立文:除疫工作對「師衛生連的連長」來說就是「作戰」

文:部隊「過年舞龍」除了要參加師部與軍團的團拜之外,經過的街道各家都要求要到他家門口,收到的紅包應如何處理?

陳立文:在澎湖兩年半很忙的

陳立文:「小心一萬次」都不嫌多,但是,「只要有一次的不小心」就不得了了

陳立文:民國77年7月~79年7月任職金防部第三處參謀,這兩年學了很多參謀作業

陳立文:民國79年7月~83年9月任職陸院教五組教官四年多,主要的教學課程是參一與參四,但參四的後勤作業佔的比例較重

陳立文:經營果園的預15期(官校46期)老弟

陳立文:要考別人之前必須先考自己

陳立文:民國61年官校的大學課程著重理工方面,副連長楊六生,因應帶部隊與其他職位時,都要用到的書單給我,包括了經濟,心理及社會等

陳立文:步兵連連長及兵器連連長時,接過工程,對工程的實際作業流程都很清楚,之後的經歷中也知道要怎麼去指導所屬.....

陳立文:同樣是走坑道,但境界各異

陳立文:如果你不敢去面對問題的話,那種「畏懼的窩囊的感覺」會成為你的夢魘,而且會永遠跟著你.....

陳立文:民國65年軍校四年制畢業生,准予報靠「淡江大學企管研究所」的考試科目「作業研究 (Operation Research)」,與國軍「參謀判斷與作業理則」是相通的

陳立文:民國84年戰車進駐東莒事宜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