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陳立文
陸軍官校 65 年班 

84年,在與南竿的梁先生電話回報時,梁先生要我去測量戰車掩體,明天在電話中回報給他,我當時就向他報告 : 我測量過 我現在就可以把我測量的數據告訴他,我翻開筆記本找到資料後就將他所需要的數據報給他了,梁先生在與我核對過數據資料後 問我 : 你怎麼會想到要去測量戰車掩體? 我回答他 : 這個數據是 我到東莒報到後就去量過的,一直都記載在筆記本裡,之前,我還找過二線營的營長來研究 準備將部分的戰備油料 儲存在這些掩體....

在與梁先生通過電話後,可以預判的是 : 可能會有戰車要進駐,..我要二線營營長到我辦公室來先期的研討一些的準備事宜,.包括 : 掩體的整理 臨時編組人員的安排 清運工作的協調 .....我要他先完成這些的行政準備事項 ,緊接著 當然也要開始構思 "運用上的構想"...

L S T搶灘清運時,因為 戰車停放在船艙的最內側,所以我協調艦長及清運營的營長,這次的清運程序要稍做修正,先清出 中央的走道,如此,戰車的出艙時間就可由我臨機決定了,我之所以要這樣做 是因為前兩天就有記者到東莒採訪,而且還留在東莒沒有離開 ...每天四處 溜來溜去的 東問西問的.......雖然,在對岸借演習名義對台灣的首尾兩端各試射了一枚飛彈後,就斷斷續續的有媒體記者來東莒採訪,不過在戰車要到的前兩天來,也是很讓人傷腦筋的, 為求保密,我當然是要採取一些的措施的,戰車出艙時機的考慮當然也是保密措施的一環,我用這個先清出船艙的中央走道的方式,理論上,戰車出艙的時間應該是只有我知道,當然,戰車出艙的時間也必須是要與 進駐掩體所需的作業程序一併考量的.....

不過,仍有戰車出艙的照片及我在某一個據點附近被拍到的照片外流...

之後 ,羅先生來視導時,一下船就責備我 "保密工作沒做好",我認為羅先生責備的對,我確實是保密的工作有疏失....

之後,又有ㄧ張 戰車停放在掩體內的照片外流,龍潭的李先生要我加強隱蔽,我原本的構想是 做一個"可升降的偽裝網",但二線營的傅營長建議做"可開關的門",當然 門上是要有偽裝迷彩油漆的 ....他說 : 用偽裝網隱蔽 照相時仍可看出戰車的輪廓 直接用門封起來,照相都照不到戰車了,所以就按照傅營長的建議 .......

之後不久,李先生來視導時,.還親自的測試了門開關的靈活度.....


裝校校長還帶了一組教官進駐東莒指導,集訓後還安排了實彈射擊....戰車進駐時車況很好 彈藥也都充足..但二級料件及吊架仍有些的不足,影響了保修能量.這個數據及需求我在戰備檢討會時提出了報告資料...

離職東莒的20年後 ,105年9月 重遊東莒時,我看到我84年到猛澳沙灘去接的戰車跟我一樣 的 "退伍了",但 她還留在當年的半遮蔽陣地內....

...... 特地照相留念 ...... 

臉書留言彙整:

重要的軍史

難忘的台海危機~~

像M24戰車

陳立文 對

當年風聲鶴唳,傳聞東莒是共匪要拿下的島嶼。幸好陳指指揮若定,防務堅實。

67年底下部隊就是當這種戰車的排長,那時一個戰車排有五輛此型戰車。

戰車應當機動使用才是良策,平時必須集中訓練與保養,有接戰狀況時才依地區需求增援打擊火力。如果將每輛戰車都固定在掩體內充當碉堡內的要塞砲來使用,其能發揮最大戰力的功能將為降低,畢竟火砲的口徑與威力都不如大口徑的要塞砲來得威猛。
當年各重裝步兵師的編制內都轄有一個戰車營,但許多中高階軍官因為不懂戰車的性能與功用,致許多戰車形同廢物,放久了,連基本的行駛機動力也都喪失了,最後不得已才將所有的戰車營收編歸建,編成四個戰車群,由各軍團與金防部統籌運用。

我在步兵師戰車營,62年畢業到69年戰車群編成。有2度金門,編裝就是M24。步兵師通常是不太管理戰車營,但是並如你所數。郝伯伯67年戰備測驗,我同學OOO就是全裝到古寧頭。步兵師戰車營保養是自生自滅。

戰車被立文兄撂倒了!

當年導彈危機時,羅先生沉著冷靜,他的戰備指導與準備是非常落實的。如今海峽風雲再起,而敵情、以及國軍兵力規模與結構已經產生重大變遷,執事者如何應對,令人關切。

陳立文 因應狀況 臨時增援一個戰車排是一回事 ; 但 要 維持一個戰車排就是另一回事了,臨時增援是任務編組 狀況結束後就歸建了,如果是納入編制 就要有長期的作業規劃,除了人員編組 銜接訓練 油彈庫儲,之外, 至少就要有必要的保修能量及庫存必要的保修料件,雖然 ,指揮官一般的任期是兩年 而且 當時我報考了戰爭學院 如果考上了那報到入學的時間就是 7 月 ,也就是說 在當時的狀況結束後 我在東莒的任期大約也只剩 2-5 個月,但我並不能因為 我已屆任滿離職 就不去處理 "要維持一個戰車排後續戰力各項行政及戰備的事務",這就是我要在 戰備檢討會中 將"戰車排的保修需求"納入報告資料的原因,因為要維持一個戰車排對我來說是個大業務,尤其是保修方面更是需要上級的支援.......

上文承蒙 陳立文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陳立文:陸軍官校預備學生班(中正預校前身)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入伍生結訓與對入伍教育的看法

陳立文:對陸軍官校「軍事五項比賽、開放抽菸、暑期訓練、閱兵分列、實習幹部」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微積分、熱力學、電路學、物理學、鋼筋混凝土學...對我陸官畢業後任職軍旅的幫助。

陳立文:對「教育班長、助民割稻、南海血淚專案工作、步兵連連長、兵器連連長」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幹訓班隊長、陣地防禦及工事構築示範」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非正規登陸演習、夜戰訓練、山地作戰訓練」的回憶與感想

對金門「碑文與紀念誌彙集、古寧頭大捷紀念活動、專精射擊隊、資訊業務」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任職「三軍大學 陸軍指揮參謀學院 教官」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台海危機那年,我在馬祖東莒任職指揮官時,被很多人用放大鏡檢視的經驗談

陳立文:營長記大過、士兵發獎狀 

對退伍前最後一個軍職「準則審驗室擴編為準則發展處」的回憶與退伍後生活隨想。

陳立文:對這種人要小心,...我就碰過

陳立文:民國64年,早上四點半起床讀書的陸軍官校同學「向駿」博士

陳立文:民國62年,就讀陸軍官校時,有一位老師是留美後返校任教的官校學長,喜歡雨中散步的享獨意境

陳立文:整建據點與督導時,我會特別注意「射擊台高度」的問題

陳立文:民國84年東莒視導時,帶長官去視導需要整建的據點,這樣,我比起一般的 「業務執行程序」又要照相,又要安排業管單位現地探勘,就省掉了一大堆的執行程序

陳立文:民國84年「前運」東莒,一批「編裝表」上沒有的新式武器,實彈射擊時引起了對岸漁作船隻的注意而聚攏在附近海域

陳立文:民國84年「東莒供水系統整建」的規劃案,執行的並不順遂,實為遺憾....

陳立文:搶修崩塌的大溪頭寮慈湖堤防

陳立文:民國84年,台海的局勢有了些微的波動那段時間,實施「驅離射擊」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陳立文:我服役期間的休假規定是「僅供參考」,一切的休假以現況為準

陳立文:民國69年我任職連長時,有位上校來徵詢我的意見,問我要不要去滇緬

陳立文:【信任是我生活的基石】在絕壁下降的課程,我在向前跳離地面....

陳立文:部分同學退伍的早「無終身俸」後,擺個小攤子維生,「同學會」的年費與餐會繳交情況

陳立文:民國83年8月初,總長召見調任東莒指揮官,9月1日生效

陳立文:民國84年,我沒有安排過一次實兵操演的「戰術原因」

陳立文:細菌感染的防治

陳立文:日本維新時期留洋學習軍事的軍人,都很喜歡「交響樂」,他們認為這是「統合戰力」發揮

陳立文:師長要來閱一個步兵連的兵

陳立文:除疫工作對「師衛生連的連長」來說就是「作戰」

文:部隊「過年舞龍」除了要參加師部與軍團的團拜之外,經過的街道各家都要求要到他家門口,收到的紅包應如何處理?

陳立文:在澎湖兩年半很忙的

陳立文:「小心一萬次」都不嫌多,但是,「只要有一次的不小心」就不得了了

陳立文:民國77年7月~79年7月任職金防部第三處參謀,這兩年學了很多參謀作業

陳立文:民國79年7月~83年9月任職陸院教五組教官四年多,主要的教學課程是參一與參四,但參四的後勤作業佔的比例較重

陳立文:經營果園的預15期(官校46期)老弟

陳立文:要考別人之前必須先考自己

陳立文:民國61年官校的大學課程著重理工方面,副連長楊六生,因應帶部隊與其他職位時,都要用到的書單給我,包括了經濟,心理及社會等

陳立文:步兵連連長及兵器連連長時,接過工程,對工程的實際作業流程都很清楚,之後的經歷中也知道要怎麼去指導所屬.....

陳立文:同樣是走坑道,但境界各異

陳立文:如果你不敢去面對問題的話,那種「畏懼的窩囊的感覺」會成為你的夢魘,而且會永遠跟著你.....

陳立文:民國65年軍校四年制畢業生,准予報靠「淡江大學企管研究所」的考試科目「作業研究 (Operation Research)」,與國軍「參謀判斷與作業理則」是相通的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