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軍  

【懷念那航行中『槓子頭』的味道】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2016/12/27


看這吊鋪,老一輩的海軍人會有許多回憶。

吊鋪
圖片取材自USS Joseph P. Kennedy Jr DD 850

前幾天我在海光二村眷村私房菜餐廳與朋友餐敘,飯後老闆小董送了我及老孟每人10個圓圓大大的山東大饅頭,外加三個槓子頭,當場試吃時,讓我們回想起早期眷村的味道,就是那道地的老麵味兒,扎實,並且愈嚼愈香,還有左營中山堂後街的麵食,特別是那槓子頭的味道,像極了。

槓子頭

民國70年代,我在海軍艦艇單位服役,每回收假前,搭乘海福車回軍港碼頭,我是必定買幾個槓子頭回去,配合早餐多藏些的饅頭在身上,在航行值班的同時,尚可解飢、解饞,也讓暈船已經吐光膽汁的胃,能夠有些墊底飽足,也較不容易暈船。

買回來的食物,必須想辦法收藏妥當,以前老陽字號,大多是像圖片上的這些吊臥鋪,士兵們擠一個艙間,可以掛到三、四層,睡覺的時候,鼻子都頂到了上舖的帆布,連翻身都困難,而且老鼠特別多,民國75年我剛升上尉,就在貴陽艦(DDG-908)擔任戰情官,官員住艙是與艦務長、槍砲官一起三個人一間艙房,三個都是吊鋪,下鋪是70年班學長、最上鋪74年班,我夾在中間舖,有時交了航行班回到艙房休息,睡覺到一半,會有老鼠亂竄,咬你耳朵、鼻子、手指、腳掌,或者飛溜穿越你的棉被、身上,不勝其擾,房間裡置了捕鼠器,也沒用,這頑強的耗子,硬是不上鉤、不進籠。

最可惡的是老鼠吃食物,你買什麼,牠都把你啃得稀巴爛,當然包括饅頭、槓子頭,後來我想了個好方法,拿掛衣架抝成固定形狀,吊掛在艙房正中央的裝甲電纜線下方,船在開航,搖搖晃晃,老鼠不易搆到,我的「戰備糧」也獲得了安全可食用,我們艙房裡的三個人,都有默契,凡放假班出去,回來時也都會帶些食物,三個人分食,挺是快活,那年代只有官廳有冰箱,不像現在,可能官員的每個房間都有小小冰箱可以儲物,老陽字號很克難,官艙裡還好,那士官兵住艙就更擁擠、更克難了。

中山堂旁的熱鬧後街沒有了,現今道地的槓子頭、饅頭、山東大餅也不好找,海上航行,那些食物不知已陪伴我度過多少寒冬與戰備偵巡,特別是風浪極大、冬防暈船極其難受的同時,壓進肚子裡溫暖的道地麵食,一如【傷心麵】,一如下了更後,泡一碗熱騰騰的泡麵,那是不同層次的人心撫慰,讓你想起眷村媽媽的味道,想家,那時候我常有一個念頭:「沒事幹嘛來當兵,雖然是軍官,漫長的軍旅,非常難熬,倒不如退伍回家算了,這船上流浪的日子,再好吃的飲食與在營生活,也比不上母親隨便給你做一道青菜與廉價餐餚,回家吃青菜豆腐都覺得溫暖…。」

伍佰有首歌:「海上的--船螺聲已經響起,對你猶原情綿綿,今日要來離開…」,海上鄉愁,除了家人,特別是對那家鄉眷村美食的鄉愁,永遠不能忘…!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伍佰 Wu Bai&China Blue
【心愛的再會啦 Farewell my love】Official Music Video 
發佈日期:2012年5月21日
https://youtu.be/kEXCoQNY6Mc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YouTube觀看。


延伸閱讀:

黎樵:從「把心放在官校」談「薪火傳承」

黎樵:電子戰中士DIY樂趣,用心就有用力的地方,我老了嗎?
 

黎樵:老將軍看病

黎樵:笑看人生,好好活著吧……


黎樵:是粗鄙武夫,還是能人智者?

黎樵:論韓國延坪海戰與清朝甲午海戰

黎樵:眷村物語,鐵板燒與海軍碼頭聯想

黎樵「山芋再燙,也得接手」與海軍「備役中將李晧」的原委說明

黎樵:民國47年九二海戰陣亡醫官陳科榮中尉,
滿臉疲憊憔悴地出現在懷孕未婚妻的房門口


黎樵:學會尊重每一個人

黎樵:台海防衛的功臣們

黎樵:「艦艇兵不可缺也不宜濫」與「一個海軍小中士」

黎樵:父與子的對話、恢復徵兵、罪人不孥

兩位前艦長談軍艦釣魚 海軍傳統潛規則外人難理解

黎樵:回應「綠水海軍」/海的胸襟 vs 小鼻子小眼睛

黎樵:海軍國際禮儀與誰才是募兵最強有力的先鋒?

黎樵:別太苛責,談部隊醫護人力之不足

黎樵:【海軍軼聞】挨罵的藝術

黎樵:募兵之難,究其原因,是未做好募兵的生涯規劃

黎樵:在書中讀自己

黎樵:任職「大漢艦第13任艦長」的回憶與感言

黎樵:年輕的軍人為何想自殺?

黎樵:以陸軍的思維訓練水兵,當然壓力會大到凸槌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