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戰隊長4      

曾自費購裝備 陸戰隊長怨酒駕「癱瘓全軍」報退

2016-04-12 聯合晚報

海軍兩棲偵搜大隊爆破中隊中隊長許誠宜,曾因熱誠自購滿身美軍裝具參加去年的漢光演習,而受到關注與媒體報導,海軍陸戰隊也充分肯定許某從軍熱誠。但現在消息傳來,這位被陸戰隊視兩棲戰將的許誠宜,已向海軍申報退伍獲准,正在接受職訓,而理由可能是對酒駕「癱瘓全軍」有關。

據基層官兵披露,許誠宜在臉書上說:「曾幾何時,我們居然淪落到一通1985電話可以搞垮一個單位,兩三件酒駕即可癱瘓全軍,由此看來,我更加堅信我的抉擇是正確的」。

軍方上午證實許誠宜已報請退伍獲准,現在接受職訓。

許誠宜中校去年在臉書貼文,披露他穿戴自費採購13萬元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現役個人裝備,包括狙擊鏡、特戰頭盔與防破片背心等,參加漢光31號演習聯興操演。許誠宜的臉書內容昨被披露給媒體,國軍官兵是否能自購裝的議題,曾因此被外界討論,當時休假的他曾被海軍陸戰隊召回接受調查,文章隨即被刪文。但陸戰隊始終肯定許誠宜從軍熱誠,他報請退伍的訊息在軍內受到討論。

陸戰隊長3

#########################

陸戰隊長5

#########################

陸戰隊長6

陸戰隊長臉書回應:決定「報退」原委和媒體報導是相左的。

許誠宜:

感謝某大報社的某新聞專業人員對小弟如此厚愛!

連本人準備離開這熟悉又陌生領域之個人感想,都能以這樣的方式來再一次地加以扭曲下標題!

您真的是對小弟太好了~實在令我萬分感動啊~XDD

#########################

陸戰隊長2

國軍近幾年軍紀要求「代下司職」的緣由

軍紀1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058081

#########################

處份

法刑於上與刑不上大夫

NEVER NEVER

2009
813下午 03:17   電子郵件來函
 

這陣子回想了前一段時間國軍裡買官賣官案,軍紀散漫,海軍婚外情,其實這些案子跟新聞以後仍然會層出不窮,為什麼呢?就是因為法刑於上與刑不上大夫。

法刑於下其實與刑不上大夫是同一件事,是華人儒家道統的遺毒。作用在軍隊裡更是嚴重,你去看偶有關於解放軍的負面新聞,解放軍也有相同的困擾。華人老傳統認為律法處罰是針對無知的庶民百姓,而大夫君子們則因位居上位,飽讀詩書,不似庶民那般不知禮義詩書樂春秋,以故不用刑律加身。唯一一個打破傳統的便是商鞅,但他最後的下場我便不提了,自己去看歷史去吧…。國軍也是一樣,以往莒光日的軍紀通報及重點宣導,百分之九十都是『某某上尉連長…少校副營長…士官長』等等的,要不被判軍法,不然就是當成重點宣導。你從沒就沒有在軍紀通報看過諸如『某軍團司令程
xx挪用公款,發生婚外性行為』等的通報。好似國軍的基層連級軍官像是野人庶民般不知禮義廉恥似的不斷出醜,以故被當成通報的標的,用來警告全國軍部隊。
 

而連座法呢?好像也祇適用於連級單位…。你的士兵休假騎機車出事,連長記過。士兵們在打飯抬熱湯時,被熱湯傷著了?連長記過!訓練時中暑送醫務所?連長記申誡!可旅營長們好像都沒事一樣。我印像中曾有某連隊的士兵於抬送熱湯時受傷,結果被回報成危安事件。隔天我竟然批到了一個電話紀錄,要求以後熱湯全都由中士以上幹部抬送,以免危安事件發生。這是什麼命令?對!士兵受傷,連長一定要負責,可你長官怎不想想看,你國防部為何配發那種無蓋,且又不隔熱的爛東西給我們這些小連長?搞得大家連喝個湯都要記申誡?高級長官不是應該視野更廣嗎?怎祇知處份下級軍官呢?為何不站在解決問題的立場想一想呢?前陣子『霍媽媽』事件沸沸揚揚,結果調查終結, 霍 先生到處開心的說『你看!我就說我是清白的!』。但你仔細想想,如果你是一個外島的獨立連長,你連上開設的福利站出貪污或是帳目不符的情況! ,管你連長是不是知情或也有一份,各位應該很清楚,那個連長不是拔掉調任參謀職,然後祇能等退伍,不然就是軍法審判,那還 能像霍 先生那般開心的倒處亂叫?按連座法,你 霍 先生任內出了那種事情,不是早該負連帶責任並受處份,怎還一點事都沒有,開心的到處證明自己的清白?為什麼?祇因為他是將軍而不是尉級或連級軍官!前陣子還有一名某防部的中將公開站出來替 霍 先生向媒體大肆叫囂抱屈,也是一點事都沒有。你想想看要是一名連長在救災時,向採訪的記者抱怨國防部所撥人力不足器材不夠,我看你根本不敢去想那名連長的下場。可那名向媒體發聲的中將怎又沒事呢?因為他是將官而不是什麼小連長! 

軍隊裡的高級及上層長官祇知下命令而不會去思考整體計劃的結構性問題。我記得某幾年時,危安事件這四個字被當成軍紀重點。各軍醫單位全都興奮了起來,每接治一個士兵,必定詳加查問單位連隊,及受傷原因。每三個月定期向師級主官提出數據,然後主官會報時,一堆連長又被記申誡。那你師長怎不回頭去審視訓練計劃是不是有不合理的地方呢?為何要鑑測成績優秀,但訓練時的一點小意外又要找我們這些小連長算帳?我印像裡又有一件事仍然記憶鮮明,我在某個偏遠小島為了一個垃圾桶與營長大吵一架,為什麼呢?因為那個黑心商品營長就是祇會下命令,祇會處份人而不會去分析事情的前後原因及結構錯誤。 

話說某個偏遠的小島上,可供弟兄們休憩的地點很少,祇有一個小小的算不上公園的涼亭在我駐守的據點附近,各連弟兄經常在那裡納涼聊天,人群聚集之處必有垃圾。我因這事挨了營長一頓罵。我想了想,如果我揹著一把手槍老在那晃,弟兄們可以放鬆的時間與地點已經不多了,那我又何必如此?我便叫據點放了個垃圾桶在那,我覺得有人聚集的地方有垃圾是正常的,有需求就想法滿足並解決就是了,不是什麼大事。過了幾天我再去看,垃圾少了很多,大部份的垃圾都自己自動的跑到了垃圾桶裡了。但營長竟然大為光火的大罵了我一頓『你是不是連長!你不會下命令嗎!再丟垃圾就禁足不會嗎!還放垃圾桶!你怎麼帶兵?連這種小事都禁絕不了?派個軍紀士官在那巡邏登記不會嗎?』。我覺得他講得好像也有點道理不是嗎?呵呵…。處份處份再處份,難道不能再想深一點,看遠一點?長官? 

後來新任營長來報到,就又是另外的情況。十幾年前,那名營長年紀輕輕就已陸院畢業,帶了個筆電來小島上任職,他經常在批完公文的夜裡,用小島那可憐的速度連線上網吸收新資訊。某次,他上任沒多久,半年一次的安全大檢查命令下來了。士兵們被集中在據點外,軍官們翻箱倒櫃的查違禁品。你猜百分之九十的違禁品是什麼?呵,是黃色書刋!那時各連連長最怕安全檢查,因為小島上的士兵夠可憐了,還得為這些小東西禁足四週。休假原本就還是在小島上已經夠悶了,還得在星期六日去營部全副武裝刺槍。可這個營長就想得比較深了一些,他當下命令暫緩造冊送師旅部,他要各連連長帶著他去看駐外據點及連部指揮據點,他想要知道原因出在那裡。他到了我連上一看後,問我康樂設施,我有些楞。陸軍軍風不是勤樸嗎?那裡什麼康樂設施?他看見我連部有一個VHS錄放影機便問我有沒錄影帶,我說有,他叫我放給他看。結果錄! 影帶裡是什麼內容呢?呵呵是國軍體能戰技示範及某個莒光連隊的記錄片。他笑了笑看著我『連長?這個東西你看嗎?』。『報…報告營長…我…我看!』。『連長你再騙我我就槍斃你,再問一次,你看嗎?』。『嗯…報告營長…我…我偶爾看…』呵呵。當天晚上營長下令不得對那些擁有黃色書刋的士兵們作出任何處份…。但小島上的政戰幹部很是不滿… 

一個月後,師部及旅部對我們的安全檢查報告非常不高興,因為交出的報告避重就輕,師旅部政戰幹部由蛙人們用快速小艇運送了上來作突擊聯合大督導。因為我們守軍平日與蛙人部隊的弟兄們因戰術聯防,交情還不錯,他們隊長在離港時特別交代留守的蛙人部隊弟兄偷偷緊急的通知我們守軍,但不知他們來意為何,我們也無從防範準備。結果政戰幹部們深入據點,搜出了又一堆黃色書刋。 

連級主官被集合在營部,當成營長的面,大叫著說要記我們這些連長小過一支。那名帶著筆電上任的營長很不高興,『弟兄們沒有娛樂才會有那些東西,你們今天又要處份連長這是什麼道理?』。『營長,你說話要注意!島上怎會沒有康樂設備,我們還配了全防區僅有的液間投影設備給你們單位!』。『長官,那個東西是在營部,四十八吋的,也祇有一台,戰備規定,本島守軍禁止全部隊集合以免遭砲擊全軍覆滅,連長的連集合,部隊必須全副武以應突發襲擊,而且也有時間限制,規定清清楚楚!全營要來看電影那不是很危險?』。『營長,你是幹部不會解決問題?把投影機輪下去給各據點不就好了?』。『長官,你那是四十八吋的,有哪個據點那麼大可以掛起那個大白布幕?士兵們的海岸據點,機槍觀測及射口都已經直接開在鋁床的前面頂到頭了,刮風下雨都不淮關,小到這樣了,還能看四十八吋?』。我在那裡與其他大連長!學長聽這番對話聽得大呼過癮,總算有人能點出問題而不是一昩的要處份與禁絕了…。 

不久後,島上每個據點都配發了一台錄放影機,電影錄影帶則發連部保管分配,免得弟兄們看得忘情而荒了戰備。每天晚上七點晚點名後,坑道搜索完便可來領影帶,十點鐘連部派士官收回影帶。呵這樣不是很好嗎,會什麼一定要禁足關禁閉的呢?問題出在你上級,就別一昧的處份下級了吧…但是因為這件事,島上的政戰幹部始終要找主官的麻煩,開始跟領導職的營連長對幹了起來。這是後話,有空再寫吧…。 

從量化分析看刑不上大夫 

我之前說過,國軍很會用量化。作簡報,向上級報告,像立法委員報告。但那量化資料要嘛造假,要嘛就是採集出量化後就不會分析。最簡單的你可以去看國防部每年遞交給監察院的一份資料。那是一份軍檢署的監聽申請,你看那報告上監聽得百分之九十都是什麼上尉少校的,中校沒有幾個,上校與少將以上根本沒有。搞得國軍違法犯紀全都是低階軍官似的,那這些尉校級軍官被定罪後,直屬的長官怎沒被行政連坐?軍事檢察官都是笨蛋?軍中組織是金字塔式的架構,上級長官不用負個瀆職或怠忽職守的罪?還是認為那些上校少將以上的長官不應該被這種小事累及?那麼連長副營長就那麼該死,弟兄們洗澡滑倒,割傷小雞雞,我們就應該要被連坐到連前途都沒了? 

國防部為此的開脫說法經常是被逼到不行或是下級軍官抱怨連連,方才將高級長官記個小申誡什麼的調離現職。國防部通常會加重語氣的說『雖然是申誡,可是對該位如此高階的長官,一個小申誡己足已引響到該位長官的昇遷及日後的軍旅生涯…』。 

你覺得是真的?才有鬼!通常高級長官的調離現職與連級軍官的調離現職也就是所謂的『拔掉』,命運是大不相同。一個連長被調離現職,拔掉後,根本沒有機會再担任領導職了,而一個軍官一旦沒機會再任領導職,就表示時間一到,你就退伍吧!你這個有重大污點的不要臉軍官…。可高級長官的調離現職通常都祇是暫時,不到兩年,他就又好像重來沒出過事一樣被列入晉升名單裡。我單位裡,有名逼到手下連長舉槍自盡的高級長官,事件發生時,因所有連隊軍官為該名連長義憤不平,不滿之情幾至爆發到集體抗命的嚴重情形後,方才被調離當時的職務。可最近我發現他的名字偶然出現在媒體上,他沒受影響啊,又高昇了啊不是嗎?那這國軍從北閥到抗日,這樣神聖的連坐傳統,怎麼就不生效了呢?怎麼就祇作用在連級單位上呢?北閥抗日時的連坐可是連師旅長都得要被槍斃的,國共內戰時,孤軍突圍入異域的李彌就曾親手槍斃了兩名旅長,那我們現在又是怎麼回事呢? 霍 先生為何能開心的大聲說『不關我的事!我是清白的』呢?海軍的高級長官可以留宿不明女子在營區,你連長要是作同樣的事情你試試看?不把你階級姓名公佈在軍紀通報把你弄到無顏見人,自打報告退伍才怪!還想轉任什麼退輔會公司當總經理?搞不好弄你個不名譽退伍,退伍金沒收,榮民證不發才有鬼!那個陸戰隊用自殺來自清的長官也是一樣,說什麼受朋友饋贈。你一個連長接受外面賣副食的菜商招待,你被查到你試試看?不當場送到軍事看守所那才有鬼不是嗎?連坐法不是不好的制度,祇是因為連坐徒罰下級,而上級則仍違法犯紀無人制止,以致於百姓們對軍人的觀感日漸負面。你處份這些小連長,百姓們並不會覺得國軍軍紀嚴明,因為每次被爆出的軍紀案件,大部份都是上校或將級軍官的案子,這些刑不上的『大夫』們空據高位,反而不知禮義恥,出事了還避重就輕一筆帶過,軍檢系統祇能找下級軍官去坐牢,不信你去軍事監獄作量化統計,看是不是尉級軍官佔了百分之七十以上?就像是一般百姓最反感的連級不當管教事件一樣,對!連長絕對不該出手毆打士兵,我絕對無意替動手打人的軍官說話,但長官們想想看,是戰備?是勤務?還是情緒。逼得連長還得親自動手毆打士兵?是戰備?是勤務?還是情緒。動不動就處份你們手底下的連長,那處份連長的長官們,你們有沒有想想看,是什麼事情害他們挨處份,你們這些掛著上校少將的大夫們都沒有責任?對,我是連長!可你是我旅長,師長…。

上文承蒙 NEVER NEVER先生同意,引用他的「電子郵件來函」,特此致謝!

#########################

我不管

陸官和西點有著根本的不同.不同就在於我不管!!!


NEVER NEVER 2009年6月29日 下午 09:35 電子郵件 來函

日前,一位與我同時退伍並且一直保持連絡的同學來找我閒聊.我先大概介紹一下這位同學.他與我相同,在連長任滿後便退伍.他在連長任內也很優秀,我記得沒錯的話,當時是他們師裡的師長直接把他叫到跟前,命他去接任並整頓一個軍紀敗壞的連隊.而當他決定退伍時,他的長官都很驚訝.當時他的老婆差點為他這個決定鬧到離婚.直到我同學現在身上有四張專業金融相關證照,並曾有過在先前兩家公司欲離職時,同業便爭相重金挖角的紀錄.現在他過得很好,生活也很幸福,同時也是兩個孩子的父親.

那這個同學與我的文章又有什麼關係呢?原來他帶著老婆孩子來與我話家常時,說到有時在公司裡,一些工作及企劃案推不動時,真想學軍中常聽到長官們對連級軍官大聲喝斥"我不管!"呵...說到這裡我與同學兩人都笑了他老婆突然插話"你們兩個現在都是獨當一面的主管,怎麼能對你們手底下的同事說這樣的話?".他老婆無心的一語讓我與我同學反思良久.那當年我們任職連級軍官時,師,旅營長又怎麼可以對我們說出那樣的話呢?其實這得回到陸軍官校的教育說起,且經常看到版主及眾多發帖人拿西點與陸官相比,版主是老學長了,我無意也無資格推翻版主的認知,而祇是從另一面來探討兩所學校的不同....

西點軍校的新生有四句標準回答"是..長官!""不是...長官""對不起...長官!"長官...我不明白..長官!"而這樣的接受及執行命令的訓練模式到了中華民國的陸軍官校則被簡化成了三句"是!""不是!""報告!沒有理由!"我相信各位志願役的前輩們應該對這三句話終生難忘,但西點的第四句標準回答到了陸官怎不見了呢?這就是有趣及吊詭的地方了,其實這也是間接引起大部份義務役士兵對志願役連級軍官心生憤恨的原因.....

西點的第四句話其實說穿了是一句反問句,他要求上級長官明卻指示,以便執行,這個反問句反過來要求上級軍官必須要有指揮道德,要為他下給下級軍官的命令負責,同時也是版主曾提到的"我為這個命令負責"的原因.可陸官就少了這個反問句,以致於在部隊裡,你經常聽見上級單位對基層連級軍官拍桌叫罵"我不管!你是連長!你給我把這件事搞好!"的原因.

據我的經驗,長官說"我不管"的情況通常都發生在連級軍官須要上級支援時,而上級長官根本不想負責甚或上級根本也不知如何處理,便用拍桌叫罵的方式將責任及工作全部推回連級單位,並任連級單位自生自滅.而連級軍官被迫要執行不可能任務,祇好將連級幹部的行政裁罰手段提升到幾近酷吏的程度,逼迫所屬部隊士兵完成不可能任務.也許會有人說"你們連級主官不會去申訴嗎?"那我祇能說你太不了解軍隊,也太不了解系統發生學,你去看一下黃仁宇教授寫的"萬曆十五年"你就知道統領幾十萬精銳士兵及眾多武將的古代皇帝為何總被閹人所控制了.原因就是潛規則理論.申訴制度是明規則,而下級不得申訴上級則是潛規則,一旦你違返潛規則,則很可能明規則反而反過頭來作用於你....接下來我開使詳述兩個"我不管!"事件,其中一個事件還造成一名當時小金門上尉連長舉槍自盡,該名連長原本是國家重點培養的人才,他是從美國軍校畢業的....

我個人經驗最深刻的一次是在某小島任連長時,被命令要重蓋一個碉堡.可當時我欲動用我彈藥庫的黃色炸藥來炸碎岩石以為工料.上級堅不同意.我祇得用人力來敲碎花崗岩,你就可以想像當時情況有多麼慘.而我在陸軍官校又沒學過蓋房子,以致當時困難重重.但最後我都尅服了.可料羅灣的運補及師工程組及海軍出了問題.不是不送東西,就是一次送半年份.當時我要求師部給我一支電鑽,但沒想到師部給我的電鑽竟然沒有鑽頭.復我又打了報告後,方才送了一支鑽頭.但一支哪夠,花崗岩硬度甚高,不到兩天就報銷了.而鋼筋則是送來三根手指般粗的六號筋,卻沒給我彎筋器,那是要怎麼裁及彎曲鋼筋?人定勝天?精神戰力大於物質戰力?而料羅彎的運補也很不正常,有時我等了大半月,沒有工料.有時一來就來兩滿船.而我發生這些問題時,我曾跟我的直屬上級,也就是營長回報,得到的答案是一聲大力拍桌聲,及"我不管!"三個字.....

後來有一梯次驗收,師部來到我駐守的小島,結果我工期又延誤,當時被師部長官狗幹一頓.我很是不滿,我向長官說工料經常沒按時運到.結果一旁的後勤長官馬上拿著工料表說"全都運到了不是嗎,表格上都有啊!"我說原本我缺四百多條鋼筋和打地基整地的水泥兩百包,結果等了一個月什麼都沒有,長官你現在看到是因為海軍昨天一口氣全補滿給我,我如何在一夜之間完成原本一個月的分梯施工....."我不管!!!你還講理由!你不要臉!!你是連長還是我是連長?"呵呵....

結果,我被上級命令禁假直到完工為止.而師部的壓力下到了旅營部.被延宕近四個月的工程,竟然懲罰性的要求我兩個星期後如期完工,等於要壓縮三個月的工程進度.但當時我的據點哨,潛伏哨執務甚重,根本無法全連投入.我向營長報告是否能請將潛伏哨及夜間武裝巡邏排勤務請各連暫時支援後,呵結果...."我不!!!!"........後來我被迫將全連兵力集中工程,分三班制,平均每人眼眠時間不到四小時,強迫白天工傷的地兄夜間仍然揹槍站哨甚或巡邏.而此時弟兄們開始消極抵抗,而我身為連長,處份怠工部屬的手段及強度不斷的加強.最後,工程是完成了,但還是多拖了一個月.....而我在一次晚點名,我甚覺理虧,我向弟兄們倒歉,並且命令副連長將當時施工期間不合理的禁足及原本要送出的禁閉名冊全部取消.也許你們又要說"你不會對你的士兵曉以大義嗎?讓他們不要消極抵抗?"那你試著反過來想想要是你當時在我連隊服役,處在這樣高強度的不合理兵力運用時,我對你曉以大義有用嗎?你就會公忠體國共體時艱?你沒在站哨時開槍打我這個連長就不錯了!

而不久後我移防,在某次夜間巡邏時遇見了那名友軍單位的美國軍校畢業的學長.他的情形也跟我差不多,人力不足,資源不足,當時他守的又是很大一個據點,兵力根本不夠,最後他在長官無數次辱罵後,於半夜四點鐘帶著弟兄構工後回到連長室用四五手槍舉槍自盡,這個你們找一下過期的報紙你們會看到....

自殺

而我有兩個學弟,也因為得不到上級的支援,被迫帶著連上弟兄,到老百姓的工地偷材料而被判軍法,坐牢近兩年半後,不名譽退伍,半毛錢退伍金都沒拿到便離開軍中自生自滅.而"我不管!"這三個字,並不一定祇會出現在構工的情況,祇要是上級長官不想費心幫助下級或是他也無力處理時,這三個字經常出現.而後來我幸遇到幾個優秀的好營長,我發現他們從來不講那三個字,那些優秀營長總是盡力支援連級單位,並且多所關心連級部隊.

原本"誓死逹成任務"與"適時支援下級單位"是兩套可以並存的執行法則,可到了國軍這裡,就又祇餘"誓死逹成任務"了.而我國陸軍官校的訓練裡,從來就沒有教我們"報告長官!我不明白..."而這樣的小小不同,也造成了國軍裡,你的長官經常一推二五六的拍桌大罵"我不管!!!"的原因.但就像我同事老婆那無心但卻絶對有理的反應,你身為上級長官,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不管!"?

""我不管!"與"我來管!"的差異

在那個小島服役時,因為重要地區,以故國防部長,參謀總長及總司令經常來到.而我也可看到高級長官們治軍的思維邏輯.某次,某總長來島視察,到了我連長室一看,怹看見我連長室潮溼不已.牆壁發霉,便當場問我是第幾期的畢業生.我回答後,我請他坐下.他很客氣的對我説"這是你的連長室,你很辛苦.我不能坐你的位子,我坐這裡好了.你坐你的連長位子上,我有話問你..."他問了一些生活上的事,並問我我這個單位為何經常不著上衣光著上身,以致有其他部隊戲稱我們是土匪營?我回說小島上淡水資源不夠,不能把淡水用來洗衣服,故祇得如此.他一聽後在那想了想,便當下命聯勤司令協調海軍,每次運補時必定要連帶運補一定數量的淡水給我們單位.末了他要離開我連長室時,他又環顧了我的連長室,便又命令聯勤司令在下個月內,務必對我這個單位的每個連長室配置一部除溼機.末了我聽見他對陸軍總司令說"唉!這些小連長真可憐...他們大概陸軍官校畢業時從沒想到要住進這種房間...."結果他又停步下了問我"你一個連長在這裡加給多少?"主計署的高級軍官很快回答了"五千九百元報告總長",! 我見到他又嘆氣了.."一個師範學校的畢業生不要說到這裡來,就算祇分發到大金,加給就有一萬二..."主計署的高級軍官立刻回答"報告總長,回去之後我向您提報外島加給提高的方案..."該名總長一走後,果然不久,連長室裡就有了除濕機,而海軍每次都會送上一定數量的淡水.一年後,我的外島加給多了六百元,雖然祇有六百元,我卻一直記得當時坐在我連長室的那位高級長官.可又過了一年,除溼機卻成了被高級長官炮轟的對象.....

一年後,某位高級長官新上任,便優先到了我所駐守的小島上來.這位長官可就不一樣了,他拼命的到各連及各偏遠的碉堡去聞嗅著野戰廁所有無異味,當然答案是肯定的.本單位被罵到臭頭.最後他去視察了另一連的連長室後,叫所有連長過去集合.我趕到時場面很是凝重,看來這位新上任的長官對這個小島上的守軍很不滿意.一臉陰沉的他終於開口說話了"各位連長,陸軍的軍風是什麼?你們要跟士兵們苦在一起,要忠誠勤樸,這個除濕機代表什麼?代表你們忘了陸軍的軍風,祇知享受!軍人是事業不是職業!你們要記清楚,要吃苦!!"結果,那個除溼機就被移到軍械室去了.現在回想起來,如果那位喜歡到野戰側所聞異味的高級長官,担任前幾年美軍沙漠風暴的指揮官,我猜那時美軍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會被槍斃,因為當時美軍的一個重要口號就是"要讓前線的官兵喝到冰涼的可口可樂".......

上文承蒙 NEVER NEVER先生同意,引用他的「電子郵件來函」,特此致謝!

#########################


責任  

你不負責任!


網友 NEVER NEVER 2009年7月7日 上午 12:42 電子郵件 來函

這句話在我軍旅生涯裡(比不說前輩學長們),聽見的重複頻率僅次於"我不管!"第一次是在我當初剛調任外島時,是中尉副連長.這個職位你一聽就知道會很慘!因為你得到處支援.當年我任職x連副連長,被營長任命到營部代理後勤官.晚上值戰情,白天還要處理連隊事務.後來,我又多了一個任務"基地營受測單位副連長"呵.在外島我一共支援過三次基地,支援別單位任副連長,有第一梯次一直支援到完的,也有半路從第二梯次進基地支援的.因為官校畢業的副連長不多,我便胸前經常掛一個藍色名牌上面寫著斗大的三個字"副連長"....前兩次我還撐得住,但第三次我就不行了.第二次支援結束時,我騎著腳踏車,揹著從原建制連帶過來的步槍要回到建制連去,結果在基地大門口就被一輛吉甫車攔下.車上下來了一名營長及一名營作戰官,拿給我一份基地受測的支援人令,上面又有我的名字!我實在受不了,我便對那名營長說"按規定,同一個軍官支援基地受測,一年不可以超過兩次,我已支援了兩次了長官!"

你幾期的?我好好教育你!!!!!"

那名作戰官身子一橫站到我面前..."你幾期的?你預官啊?你負不負責任啊你?一期不如一期!你再講一次?"那名營長竟然語帶威脅的打開車門"不想支援是不是?你現在上車跟我去見師長?上車啊?!"結果,我祇得回到營部跟營長報告下星期我又要進基地了.可當時好像是師主檢還是什麼的要開始了,營長竟然命我在這僅剩的一週把二級廠搞好,把該有的工令等的全備好.我跟營長報告說我實在累了,不然我交接給新來的一位預官少尉後勤官..."你負不負責任啊?你是預官啊?"結果一片慌亂的結束了這一個星期,又進了基地.........

進基地的第一天,竟然部隊的主官全都不在.該基地營營長宴請各連長及裁判官.連裡祇我一個支援的副連長,並命令我帶著部隊訓練校閱,我真是夠了,這是誰的部隊?我祇是來支援的.當下,我便命令部隊保養槍支,結果隔天營長來到我的基地連,他說以後遇見我要整死我........後來果真在基地期間被他整得很慘!

回建制後,我又代理後勤官.......某夜值戰情時,一名上級參一官來查戰情,看見我便拍了拍我的肩"某某人,你要當連長了你知不知道?你趕快準備,某個小島來單位挑連長,看了你的資料,挑中你了!"就這樣我破天荒的當了那個島上唯一的中尉連長,我赴職時,其他各連的學長全都是上尉,甚至還有少校......連裡的弟兄私底下叫我"小鬼當家"因為當時我的一名軍械士年紀就比我還大.....後來在那裡遇見了一個黑心商品的營長,及一位帶著筆電上任的開明營長.在那個小島上的日子,是我回憶最多的,那個連隊很好帶,因為全在小島上且是獨立連,相依為命,弟兄們及士官們也都很盡職.直到現在軍士官兵們還有連絡及聚餐.

後來回到台灣,發現台灣的部隊雜事繁多,訓練及戰備反而不如外島.而當時,陸軍剛好有一個公文說連長任滿兩年,便可以下連長担任其他職務.當時我所任職的那個部隊是精實案的眾多實驗品之一(日後證明失敗後又改編),各兵科混雜.不管是人事或後勤補保,再加上強推因為是實驗單位,上級立誓一定要在這個單位讓原本已成失敗及放棄狀態的士官制度起死回生,以致連內部管理,都很混亂,,真是苦不堪言!我向人事單位提出申請要下連長.一開始他們不相信我一個剛上尉不滿一年的軍官竟然幹了三年連長,後來他們翻了檔案後嘖嘖稱奇..."你們X兵還真是神奇啊..."不過仍然是不同意我的申請"你負不負責任,現在找不到人接連長...."呵

當時,我已離退伍尚有兩年,我尚未下定決心退伍,想再審時度勢一番.剛巧有英語正規班在召訓,我是真得想多讀一些書,我打了報告.結果"你負不負責任啊.....".不久後又來了正規班的招訓通知...."你是現任連長,,正規班是給資深且下了連長的軍官深造的,進正規班後回來要接各營作戰官...".過了大約半年,我竟然看到一位陌生的中尉參加本單位的主官會報,我問了問後,他回答"學長,我剛從正規班回來..."哇咧.....

我跑去問人事單位,人事單位又改口說政策又改變,正規班是要送那些預備接連長的人,反正左說右講,我下不了連長,也無法報訓......大概我命不好吧祇能那麼說......後來才在我立意要退伍時,我才被調任參謀.而等到我提出離營退伍申請時.業管的上級看了我的檔案,責成單位慰留,單位主官才召見我,說要送我去英語班,然後要再送我去正規班....並當場喚來人事主管演戲給我看.......我淡淡的回答長官我已另有規劃.........

而在調任參謀時,我曾眼見一位很認真負責的作戰官,在某個星期六徘徊在我辦公室前面,手上拿著假單.......那位學長為人率直,我有時請他代理我的職務時,他都一口答應,並且協助我熟悉參謀業務.我當下便問他怎回事.他眼框帶淚.原來昨天晚餐會報時,他業管的處長命令他不得休假,直到縮短距離演練結束為止.可很吊詭的是作戰處長都休假了為何一個作戰官反而不能休?星期五時,他跟我私下抱怨說作戰處長對他說"你負不負責任啊....".可星期六的今天,他又出現在我辦公室前,我心知有事.後來他告知我說他老婆要生了,昨天一個人坐計程車回台北娘家,在路上打電話給他一直哭.....我説"你昨天怎不跟你處長說呢學長?""我說了啊,他用責任壓我....我剛接到老婆電話,她胎位不正進醫院了,我想祇請一天假,現在趕去台北看看她,然後我坐夜車,趕在星期日,留守早點名以前回來,...."

我一聽很是不忍,我一把搶過他的假單,我說"學長,假單我幫你送進去".那名敬業的學長説"可上面沒有處長章,他休假了...."
我說"沒關係,你在門外等著,我先跟老闆講,老闆如叫你,你就進來,該講的就講..."後來這張假單被批準了,我看了那名學長拿著假單那副感謝,又焦急離去的背影,我很感慨..........到底什麼叫作"負責任"........

上文承蒙 NEVER NEVER先生同意,引用他的「電子郵件來函」,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從舊式鋼盔不更換的原因談海軍陸戰中校自費13萬買個人裝備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692280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關於謊言-美軍只使用公發品一事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08048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單兵彈藥攜行量的實戰經驗看國軍自購裝備事件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15542
國軍潛規則:自購乃實屬常態,但不得自購與國軍制式裝備格式不同的裝備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27308
華裔美軍 Benson Pan 自購裝備經驗談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09377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對立委質疑中校自購裝備一事之探討與鄉民的迴響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51952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談美軍大型基地裡福利社(PX)的服裝供應部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87124
Casey Chao:對國軍現行服兵役者須自購水壺類經理裝備的感觸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002099
Casey Chao:美軍制服代金制度簡述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90931
Casey Chao:國軍解決個人裝備後勤問題之管見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91954
Casey Chao:國軍要埋單軍備局生產的「國軍新式單兵裝備」等18項,
而美國海軍陸戰隊明年起也要開始做服制上的變革,兩者相對照的感想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355869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對陸軍研議埋單新型單兵戰鬥裝備
與憲兵隊配合火車站反恐演習的看法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370230
立委質詢國防部:國軍個人裝備配賦基準 應進行通盤的檢討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47392

國軍海軍與陸軍祖孫三代共同回憶的「差異性」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108217
讓美軍吃驚、國軍汗顏的解放軍 @ 神仙、老虎、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716
打什麼有什麼?有什麼打什麼? @ 神仙、老虎、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438
陸軍的「概念性」裝備 @ 神仙、老虎、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39007742
從2012年解放軍與2011年美軍「單兵裝備」來看我陸軍部隊2015年的單兵裝備現況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243612
美軍駐阿部隊士兵:習慣使用民間輕便野外用品 @ 神仙、老虎、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27264034
軍規版輕量化摺疊突擊雙人獨木舟 @ 神仙、老虎、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0313390
戶外裝備輕量化 @ 神仙、老虎、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49807940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