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海軍部長

把心放在官校 

蘭寧利   https://www.facebook.com/

12月8日美國海軍部長Ray Mabus 在海軍官校的Dahlgren 廳應全校學生之請發表任內最後一次講話,「把心放在官校」是每一位海軍領導者最起碼的作為,因為官校是海軍的根。沒有根追逐什麼都是假的。

記得劉總長在總司令任內到官校多達53次,很多都是靜靜的看學生上課、自習與活動。他離開海軍的前一夜特別住在官校,要第二天看學生早自習,其用心之深真是令人感動。

說實在的海軍要復興壯大需要人人爭氣,還記得當年在軍務極其繁忙下,副總司令劉廣凱將軍還親自到官校給全校講述「納爾遜」傳,不就是希望數以千計的官校學生能出一位「中國的納爾遜」,其勇敢善戰之餘尚不忘激勵後進,今天的官校能獲得誰的青睞?


 海官  

【薪火傳承】
2016/12/13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前幾天,拜讀了蘭寧利將軍的【把心放在官校】文章裡提到幾個讓我感觸很深的觀點:

一、「12月8日美國海軍部長Ray Mabus 在海軍官校的Dahlgren 廳應全校學生之請發表任內最後一次講話,『把心放在官校』是每一位海軍領導者最起碼的作為,因為官校是海軍的根,沒有根追逐什麼都是假的。」

二、「記得劉總長在總司令任內,到官校多達53次,很多都是靜靜的看學生上課、自習與活動。他離開海軍的前一夜特別住宿在官校,要第二天看學生早自習,其用心之深,真是令人感動。」

三、「說實在的,海軍要復興壯大,需要人人爭氣,還記得當年在軍務極其繁忙下,副總司令劉廣凱將軍還親自到官校給全校講述『納爾遜』傳,不就是希望數以千計的官校學生,能出一位『中國的納爾遜』,其勇敢善戰之餘尚不忘激勵後進,今天的官校能獲得誰的青睞?」……

以上摘錄自蘭將軍的【把心放在官校】乙文。

民國69-73年,我在海軍官校就讀,當時的總司令即是劉和謙上將,73年我們升上了四年級,原以為在校高年班可以留著比較長的頭髮,不必受學長們嚴格的拘束,萬沒想到,劉老總一聲令下,四年級也一樣,每個人理髮要跟他一樣,戴上大盤帽,後面都不可以看到頭髮,宛如西瓜皮,這讓當時年輕愛耍帥的我們很是難接受,另亦規定所有教科書都要改成原文書,強調學習英文的重要性,劉和謙上將,確實對於官校的教育,極其重視,也認真督促對官校生的學識與品德教育,是位對國軍、對海軍有極大貢獻的軍事將領。

除了海軍官校之外,我們這些畢業校友,幾乎大多已經退役,對於校友會的運作與會務推展,也不盡然重視、了解或能熱心積極參與,完全依賴幾位熱心的學長們幫忙,我個人認為「把心放在校友會」,也是一種傳承,亦不容忽視。

有幸今早,我還能夠代表我們年班(73年班)前往海光俱樂部,參加校友會的年度會員代表大會,今年參與的學長頗多,承辦學長特別要求每個年班必須三人與會,因此可以感受校友們難得的熱情與主辦單位學長們的用心,最辛苦的是會長張平海將軍,傅平權及張增喜學長,會裡還有許多老學長、熟面孔,甚至38年班的大學長也來了,年齡已逾90歲,依然精神矍鑠,很不容易。

我在這次大會裡,尚屬最低年班,年齡最輕,放眼望去,都是老學長,今天亦看到了許多昔日在艦隊服務的老長官、老同事,中央軍校校友會副總會長章長蓉將軍代表中央軍校列席,他是我民國73年畢業時的瀋陽艦(DDG-923)艦長,當時我還是見習官,後來擔任該艦通信官的時候,由55年班的林全上校接任艦長,他的名字與現任的行政院長同名同姓,很好記,也是一位有為有守的好長官,脾氣極好,當年他喚我叫「小阿通」,他上校,我只是剛畢業的小毛頭,年僅22歲的驅逐艦中尉通信官。

老艦長們都老了,我與林艦長寒暄,還記得當年他教我的八段錦,每天早晨部隊在碼頭集合早點名,他總是拉著我在隊伍後面,兩個人調息吐納屏氣,一起練功,有時在蘇澳泊港,下午到後山健行,迄今我還記得那八段錦,我告知他說我自己脖子長有骨刺,平常也都在練,成效不錯,幾十年不可或忘,老艦長拉著我的手,幫我按著穴位,說那叫落枕穴,就在食指與中指延伸向手背約寸半餘的位置,勉勵我沒是壓壓它,殷切關懷之情,溢於言表,長官與部屬、學長與學弟,我們相差18個年班,即使多年未見,大家身體仍然健康硬朗,很是欣慰。

鍾緬先學長依舊談笑風生,他是我在民國71年時,官校三年級見習的驅逐艦副艦長,看來沒什麼變,樂觀開朗,講話的時候表情很可愛,最近脊椎開了刀,復原情況良好,沒有大礙。大家退休後,真是要照顧好自己身體,幾十年為國服務,戎馬倥傯,多少都有些隱疾,更要小心。

中午用餐的時候,44年班另外已有預定的同學聚會,個別開桌,區塊不同,人不多,看老人家陸續入席,85歲左右高齡的老學長,大多柱著拐杖,海光俱樂部、四海一家,幾十年經營,歷史悠久,我們可以常看到這些老長官,當年英氣風發,雖已屆日暮之年,軍人的傲骨依舊,背後都有許多感人的故事,為國為民,服務海軍數十年,保疆衛土,功勳卓著,令人欽佩。

官校與校友會,一個是海軍軍官生涯的伊始,一個是退役後的延伸,都能為海軍開創未來建軍發展的積極使命,校友們退役了,仍能藉由過往寶貴經驗指導後進,「把心放在校友會」,現役將領「把心放在官校」,二者結合,相信會是海軍之福,也是國家之福,而非僅是單純聯誼養生的老人會而已,【薪火傳承】,錨鍊串接到終老,那是榮耀,也是給年輕人美好的式範願景。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黎樵:電子戰中士DIY樂趣,用心就有用力的地方,我老了嗎?
 

黎樵:老將軍看病

黎樵:笑看人生,好好活著吧……


黎樵:是粗鄙武夫,還是能人智者?

黎樵:論韓國延坪海戰與清朝甲午海戰

黎樵:眷村物語,鐵板燒與海軍碼頭聯想

黎樵「山芋再燙,也得接手」與海軍「備役中將李晧」的原委說明

黎樵:民國47年九二海戰陣亡醫官陳科榮中尉,
滿臉疲憊憔悴地出現在懷孕未婚妻的房門口


黎樵:學會尊重每一個人

黎樵:台海防衛的功臣們

黎樵:「艦艇兵不可缺也不宜濫」與「一個海軍小中士」

黎樵:父與子的對話、恢復徵兵、罪人不孥

兩位前艦長談軍艦釣魚 海軍傳統潛規則外人難理解

黎樵:回應「綠水海軍」/海的胸襟 vs 小鼻子小眼睛

黎樵:海軍國際禮儀與誰才是募兵最強有力的先鋒?

黎樵:別太苛責,談部隊醫護人力之不足

黎樵:【海軍軼聞】挨罵的藝術

黎樵:募兵之難,究其原因,是未做好募兵的生涯規劃

黎樵:在書中讀自己

黎樵:任職「大漢艦第13任艦長」的回憶與感言

黎樵:年輕的軍人為何想自殺?

黎樵:以陸軍的思維訓練水兵,當然壓力會大到凸槌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