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照片出處

陳立文
陸軍官校 65 年班 

85年7月東莒離職後進戰爭學院受訓,有一天,在上課時看到 之前在陸院任教官時的院長王先生站在走廊上,下課後,他告訴我 : 因應 "精實案" 陸軍總部要成立一個專司"準則發展"及"作戰研究"的單位,你畢業後就到我這裡來 負責 準則發展的業務吧....

86年7月到準則會準則審驗室後的首要工作就是 準則發展體系 新編陸軍作戰要綱 及 編裝驗證...

當時的副組長是47期的葉金旺,他與我在陸院正規班受訓時是同一個教授班,在總部任職參謀有一段時間了,負責的就是 有關準則方面的業務,對業務聯繫的各單位都很熟悉,我報到時,他已完成了 準則發展體系的草案,(概區分成 "作戰類""訓練類"及"操作手冊)........

準則發展體系在向"大漢"及"博愛"提報前要先安排向 "戰略學會" 的 老老師 提報,在依據他們的意見修訂後 才能向 大漢及博愛 提報,這個工作必須要快,因為 "牽涉到 指導銜接 編纂作業 與 預算申請".......

新編陸軍作戰要綱的綱目完成後,我彙整了一份"說明資料" 說明 "綱目編排的理則""引用資料"及"論證資料",當然,這個綱目是要先向 "戰略學會"的老老師提報的,在提報前我在會議通知書的附件只附上了 "綱目",戰略學會的老老師都是行家,不需要看"說明資料"的,我彙整說明資料的用意主要就是在討論時 "要面對老老師的質問,在回答問題時 怕答不出來 我自己要看的"......

在"戰略學會"研討後,必須要先彙整老老師的意見做成書面資料,經過他們認同後才可以著手做因應及修訂...

在編纂作業的期間及完成後,都需要按照 上述的作業程序與流程來實施......

再則,就是要開始考量 "準則印製",以往的準則印製 採用的是一般的書面紙,極易撕破且遇濕後即會沾黏在一起,僅適用於室內,不適於野外攜帶及操作,王先生堅持要採用 "能抗撕及遇濕不會沾黏的紙張印製準則",這個要求雖然合理,但也增加了"印製成本",也就是說 : 我必須要去 "爭取到這筆經費",這個"經費的需求"影響到 整個的 年度準則發展經費,除了要去向業管單位爭取外,還要去別的單位爭取相關的經費支援,做起來也是很繁雜的......

編裝驗證與新編準則編纂作業是同步實施的,個"驗證"牽涉到的單位就多了,各作戰單位有各的考量,兵監也有其"原有願景的規劃與現行的研討事項",採購案的執行也變數很多,"編裝驗證"的執行 比 "準則編纂"要複雜得多......
事實上,準則發展的流程及編裝驗證的流程,.有部分是相銜接的,循作戰研究 - 準則及編裝的 編修與驗證 - 再編修 再驗證,....這是一個循環的程序,永無終止的.....

★ ★ ★ ★

86年底,準則發展體系及新編陸軍作戰要綱均已完成規畫並依既定的作業程序實施,開始著手規劃編裝驗證,.....

驗證,一則 就是以其現有的編裝實際去執行其應負的任務,以求得其現行的編裝是否能符合" 編制的目的"與 "求得所要的數據",再則 就是要執行 兵種協同 時的可行性及優缺點,這種的驗證的層次就較高了,.當然,.各種部隊的層級都有 兵種協同 ,"通常在驗證的是 : 某一個計畫案,",還有一種驗證,就是 "針對現行準則條文的驗證",或是"針對某一種裝備的性能驗證"....

當初,在規劃構想中,編裝的驗證屬持續的工作型態, 不要以"專案"處理.......

所需的數據在"平日的操課"時就能獲得,綜合一定時日的數據並取其"平均值" 就足以作為"參考數據"了,從單一教練到綜合教練,.每一個教練都應有"參考數據",這也是 "每一個層級的部隊長都應掌握的數據 這是 遂行指揮 的基礎",這個驗證的要求並沒有增加部隊的負擔.......

兵種協同的驗證,通常是結合演訓時合併實施,各個演習的目的不同,結合了參演的兵力與兵種不一,自然,驗證的項目也就不同了.....

既定的"基地訓練",在結訓測驗時,.依測驗項目就可結合驗證了...

針對現行準則條文的驗證,就是"專案的驗證"了,必須指定"驗證的事項" 及 "要求獲得指定的數據"了........

還有就是 依據 作戰研究 也有可能會成立一個專案研究的驗證....

當時,經過了提報後 在大漢成立了"驗證管制室".....

事實上,驗證的項目是一直都有的,...這是個持續的工作....

不過,當時也聽到有 "認為我增加了他們一個業務的聲音", 那也只有多溝通了.....

作戰研究 - 準則及編裝的編修與驗證 - 再編修 再驗證 ,這是一個循環的作業程序....

上文承蒙 陳立文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陳立文:陸軍官校預備學生班(中正預校前身)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入伍生結訓與對入伍教育的看法

陳立文:對陸軍官校「軍事五項比賽、開放抽菸、暑期訓練、閱兵分列、實習幹部」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微積分、熱力學、電路學、物理學、鋼筋混凝土學...對我陸官畢業後任職軍旅的幫助。

陳立文:對「教育班長、助民割稻、南海血淚專案工作、步兵連連長、兵器連連長」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幹訓班隊長、陣地防禦及工事構築示範」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非正規登陸演習、夜戰訓練、山地作戰訓練」的回憶與感想

對金門「碑文與紀念誌彙集、古寧頭大捷紀念活動、專精射擊隊、資訊業務」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任職「三軍大學 陸軍指揮參謀學院 教官」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台海危機那年,我在馬祖東莒任職指揮官時,被很多人用放大鏡檢視的經驗談

陳立文:營長記大過、士兵發獎狀 

對退伍前最後一個軍職「準則審驗室擴編為準則發展處」的回憶與退伍後生活隨想。

陳立文:對這種人要小心,...我就碰過

陳立文:民國64年,早上四點半起床讀書的陸軍官校同學「向駿」博士

陳立文:民國62年,就讀陸軍官校時,有一位老師是留美後返校任教的官校學長,喜歡雨中散步的享獨意境

陳立文:整建據點與督導時,我會特別注意「射擊台高度」的問題

陳立文:民國84年東莒視導時,帶長官去視導需要整建的據點,這樣,我比起一般的 「業務執行程序」又要照相,又要安排業管單位現地探勘,就省掉了一大堆的執行程序

陳立文:民國84年「前運」東莒,一批「編裝表」上沒有的新式武器,實彈射擊時引起了對岸漁作船隻的注意而聚攏在附近海域

陳立文:民國84年「東莒供水系統整建」的規劃案,執行的並不順遂,實為遺憾....

陳立文:搶修崩塌的大溪頭寮慈湖堤防

陳立文:民國84年,台海的局勢有了些微的波動那段時間,實施「驅離射擊」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陳立文:我服役期間的休假規定是「僅供參考」,一切的休假以現況為準

陳立文:民國69年我任職連長時,有位上校來徵詢我的意見,問我要不要去滇緬

陳立文:【信任是我生活的基石】在絕壁下降的課程,我在向前跳離地面....

陳立文:部分同學退伍的早「無終身俸」後,擺個小攤子維生,「同學會」的年費與餐會繳交情況

陳立文:民國83年8月初,總長召見調任東莒指揮官,9月1日生效

陳立文:民國84年,我沒有安排過一次實兵操演的「戰術原因」

陳立文:細菌感染的防治

陳立文:日本維新時期留洋學習軍事的軍人,都很喜歡「交響樂」,他們認為這是「統合戰力」發揮

陳立文:師長要來閱一個步兵連的兵

陳立文:除疫工作對「師衛生連的連長」來說就是「作戰」

文:部隊「過年舞龍」除了要參加師部與軍團的團拜之外,經過的街道各家都要求要到他家門口,收到的紅包應如何處理?

陳立文:在澎湖兩年半很忙的

陳立文:「小心一萬次」都不嫌多,但是,「只要有一次的不小心」就不得了了

陳立文:民國77年7月~79年7月任職金防部第三處參謀,這兩年學了很多參謀作業

陳立文:民國79年7月~83年9月任職陸院教五組教官四年多,主要的教學課程是參一與參四,但參四的後勤作業佔的比例較重

陳立文:經營果園的預15期(官校46期)老弟

陳立文:要考別人之前必須先考自己

陳立文:民國61年官校的大學課程著重理工方面,副連長楊六生,因應帶部隊與其他職位時,都要用到的書單給我,包括了經濟,心理及社會等

陳立文:步兵連連長及兵器連連長時,接過工程,對工程的實際作業流程都很清楚,之後的經歷中也知道要怎麼去指導所屬.....

陳立文:同樣是走坑道,但境界各異

陳立文:如果你不敢去面對問題的話,那種「畏懼的窩囊的感覺」會成為你的夢魘,而且會永遠跟著你.....

陳立文:民國65年軍校四年制畢業生,准予報靠「淡江大學企管研究所」的考試科目「作業研究 (Operation Research)」,與國軍「參謀判斷與作業理則」是相通的

陳立文:民國84年戰車進駐東莒事宜

陳立文:民國84年台海危機,東莒強化戰備的同時,是如何穩定部隊與建立上下信任

陳立文:民國68年3月在澎湖拱北奉命臨時接步兵連連長,交接作業的程序有些特殊。

陳立文:第一次帶著步兵連進基地

陳立文:回報工作執行情形的格式

陳立文:不論是哪一個層級的作戰「補、保、運、衛」需求與獲得,必須計算清楚再往上推算,則「作戰發起時間」也就跟「後勤集積完成時間」有其連接的考量關係。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