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瑞  

民國69年官校一年級寒假,穿著黃尼軍大衣、長馬靴及皮手套,上合歡山賞雪(時距被周排長打昏過去僅三個月,真正的黃埔男兒可是擊不倒的。不死,就繼續前進!哈哈哈

高天瑞  

軍旅憶往
(028)
打兵、揍官

高天瑞 博士 (備役上校)

好多朋友私下問我,我當兵器連輔導長,駐守金西前山門時,那個阿兵哥開槍打連長的事,後來呢?在軍中開槍打連長,還把連長打殘了,鐵定沒「然後的!」。自然是給軍法單位拉到靶場「斃了!」。但這件事,讓我想起些事,想跟大家談談,時間呢,跨越數十年,多數是我親歷,少數是耳聞,但真實性絕對百分之百。談它,只不過是想給後期學弟提個醒,能避免則避面,千萬別硬往「打人」這條道上闖!

一、三秒擊倒

68年官校入伍,排長周大哥身高186,體重⋯⋯85公斤,瓜地馬拉軍校畢業,每天晨跑20公里,扶地挺身可連做1000下。當年代表瓜地馬拉軍校出賽,趁賽前到等候出賽的對手面前做了七百餘下伏地挺身,硬是把對手嚇得當場棄權。

那天我們在南營區上刺槍數課(他規定,只要他喊聲一,我們就得連刺一百槍,以他的體能操我們,奇慘!)專科一期學長正在旁邊上體育課。下課時周大哥說,我在這教課,他們「居然」敢在我旁邊上單槓課示威(其實人家也是正課)。各班排頭,上槓!十分鐘才可下來。我一聽慘了,雖然預校練了三年劍道,但並沒特別要求臂力,真要我在槓上撐十分鐘,很難!那天排三是郝玉青,他是預校體操隊出身,他暗地裡說「天瑞,我去」。沒想到這個換人動作被周大哥看到,他立刻把我叫出列,我人才剛在他身前站定,他就一個上勾拳打我肚子,在我痛得彎腰時,他腳步一滑到我側面,先用手肘重擊我的背,然後身體一個左懸,用手刀切我後頸部,三秒就把我打昏過去(當然啦,這是事後同學告訴我的!)

二、今昔不同

暗夜槍響後,十六個連的連長及輔導長全給緊集召集到小徑旅部中山室,陸官37期的畢旅長面色凝重的站在那,我以為他找大家來,是要安撫大家的心情。沒想到他一脫口,就是「王八蛋,你們這群王八蛋的連長跟輔導長,居然敢打我的兵!」這一罵,罵了足足有十幾分鐘。接著他問「你們那個沒打過兵?沒打過兵的給我舉手!」我的連長緩緩舉起手。畢旅長說「好,很好!你們32個人中,就二營兵器連連長蕭永祥(49)沒打過兵,其它的都是王八蛋,居然敢打我的兵!」接著又是十幾分鐘的痛罵。三十分鐘過去,旅長罵累了,喝口水。問道「二營一連連長,你們連上是不是在中興崗?」蘇學長起身┌報告旅長,我是二營一連中興崗連連長蘇明振(專科一期)」旅長接著說「你們中興崗連坑道總長是不是XXX公尺,副連長室是不是在進口X側?」蘇連長答「是!」畢旅長接著說「我當連長時,就是中興崗連連長,我那副連長不管事,成天窩寢室,有天我一腳踹破他的門,追著他打了XXX公尺」。我們一聽,頓時全都抿著嘴不敢笑出聲來,好傢伙,居然好意思怪我們打兵,你當連長時,居然連副連長都追著打。旅長看我們表情,熊熊想起說溜嘴了,只得不好意思的說「那是以前,現在跟以前不一樣!」。接下來(整個語氣和緩下來)他說「其實,我今天找各位來,還真不是要罵你們,我最重要的目的,是要你們當主官管的能善用軍士官幹部,別什麼事都自己來,你們看,二營二連連長就僅因管個兵偷吃東西,居然被兵給用槍打了!」

三、唇亡齒寒

二度金時,在尚義機場當步兵連長,有天奉命至營部開會,剛走進營部大門,就看到營長(45),拿著跟棒子,追著營部連連長(51)打,連長在前跑,營長在後用腳踹,連長邊跑邊回過頭說「報告營長,你有什麼事用說的就好,幹嘛打我?」沒想營長說了很經典的一句話「他媽的,你打兵的時後,怎麼不這麼想?」

等營長一回頭看到我們三為步兵連連長一起走進營部,才收住攻勢,轉身要傳令拿來預備的吃食與飲料,就在營部進口右側涼亭擺上,但我三人誰也沒動,唇亡齒寒呀!

四、勸人容易

有位連長動了手,被師部政戰主任約談(在我任基層那年代,打人這事雖已被禁止,但規定不如今日嚴,最後的裁判就是師政戰主任,要不要辦人,他說了算)。一般人進去,好漢不吃眼前虧,且又沒人瞧見,多裝孫子!可這連長不一樣,一進去就往師主任桌上一拍,然後指著他罵。師主任再怎麼樣英明,也沒見過這種桀驁不馴的幹部,死到臨頭還敢囂張!可這連長越罵越起勁,把一向溫文儒雅的主任,也給罵出了軍人性格,豁地起了身,就要開扁。這時,此位連長才退後兩步,立正站好說「報告主任,您別動怒,剛我只是做個示範,那兵當天就是這麼對我的!」師主任聽了,僅發出「哦」的一聲就坐了下去。勸人容易呀!

五、抬他下去

在金門服務時,某師師長的侍從士是為金門人,有天金城拜拜,他向師長請假回家慶祝,師長雖應允,但要求晚上六點歸營,因為七點要陪師長去司令官那開會。可到了晚上六點半,師長見他久等未到,僅能隻身赴會,沒想到會前就在防衛部碰上司令官,司令官很好奇地問該師長「你的侍從士呢?」師長無奈,僅能扯個小謊,說交待去辦事去了,矇騙過去。

晚上,師部醫勤組醫官接到師長親打電話「你帶些外傷藥和兩個醫務兵到我這!」。等醫勤官一進師長辦公室,就看到這位金門籍的侍從士已被師長擊倒在地。醫勤官檢查該員傷勢確認無礙後向師長報告,只聽師長說了聲「抬他下去」

心得感言

一、統計

()打兵

1.連長 外號「拳頭師」,喜歡讓輔導長抓著兵給他打(習慣)

2.營長 三營營長,喜歡打傳令與駕駛(習慣)

3.師長 打侍從士(覺得侍從士未依規定時間返營)

()揍官

1.營長 打營部連連長(覺得連長未盡職)

2.旅長 打當連長時的副連長(覺得副連長未盡職)

3.政戰主任 想打在其辦公室演出的連長(覺得該連長太囂張,被約談還耍

)

()暴行犯上 一名

二、原因

案內所述各例,僅有一例是「暴行犯上」,結果因係用槍,自是槍斃結案。但其它各案,則是上對下的「管教」。師長打侍從士是因氣其不遵守約定按時返營,害他在司令官面說謊(該師長自律甚高);師部政戰主任想打連長,是因其打了兵,被約談還氣燄如此高漲;我入伍的排長打我、「拳頭師」連長打兵、營長打傳令及駕駛則是「習慣」揍人。

三、動手

對軍旅文化不熟者,看了這篇文章可能會嚇一跳,想說部隊中怎都這樣打來打去。衛道人士看了,則可能會說,你寫這幹嘛?自揭瘡疤!非也。其實,自有軍旅以來,軍隊就是「合法的暴力極團」,舉世皆然。我今天談論他,只想讓大家正視這問題,更希望未來的國軍,能逐漸擺脫舊習,建立更健全的管教制度。

動手這事,可拿喝酒相比。有人低酒不沾,有人在應酬時,非不得已才喝一兩杯,有人則是每逢飯局,無酒不歡。絕不打人者,我的連長蕭永祥學長。被氣極了才動手者,某師長是也。習於出手者,上述之排連營長。

四、我也打人

如果您認真看我的文章,您會發現,當畢旅長問32位主官管「誰沒打過人?」

我沒舉手。我真打過人,還打了好幾個月,透過我的檢討,您或許可以瞭解,這些習於打人者,他們是怎麼走向「打人」這一條路的。

忘了在唸軍校時,誰送了我一個磁器筆筒,那是個金門產物。就一個兵,端著槍站在一城樓上。軍校畢業前,我對金門「戰地」的景象,就是這麼一個想像。初抵金門首日,我這初任官半夜裡實在睡不著,因為我的排長室其實是個機槍堡,我睡下鋪,上鋪是我傳令兵張清波(台北金山水泥師傅)。床前就一公尺多寬空地,旁有個臺階,下去就是圓形機槍堡,堡內有水(隨海水升降),嚴格的說,漲潮時,我的床離海水就兩公尺(這可是馬爾地夫級的享受)。既睡不著,我就走出碉堡去「查哨」。一出碉堡,沒見著面海衛兵站在我碉堡頂上(那是他的定位),也沒見到面陸衛兵在哨亭內,找了會,才見他倆抱著槍,併排躺在黃土地上睡覺。我用腳踢了踢其一,他醒了,沒起身,僅斜張著眼,跟我說「白耶(排長),ㄇㄟ來啦(中共不會來)」。初任官對金門阿兵哥端槍執勤的形象就此破滅!

第二天晨據點集合好,要帶隊至連部參加早點名前,我很慎重的告誡了弟兄們,我對衛哨勤務的重視。可第二天晚我再查哨,情形依然如此,我再次重申衛哨勤務的重要;可第三天情況依然。我氣極的宣佈,再讓我抓到站哨睡覺者,晚點名後,在我寢室碉堡側牆前罰跪一小時,接下來情形仍未好轉,處份只得加重,改為每天跪一小時,連跪一周。沒想到,每晚我寢室前跪的人,就這樣以二為倍數遞增,這些弟兄是寧可罰跪,也要睡,只是已由躺著睡改為站著睡!直到有一天,我再查哨,又見衛兵在睡,我就一句「挺胸!」,然後往他胸膛上就是一正拳(這是以往在官校,最標準的提醒方式,其實真不會痛,就是個警告)。只沒想到這一正拳,竟開啟了我數月「打兵」的歷程。自那晚起,只要有睡覺的,我就是一句「挺胸!」,然後往他胸膛上砸上一拳。時間一久,我也不喊了,只要站哨睡覺,就是一拳,而且拳路也變了,愛往那打,就往那砸。可我都這樣亂了套,兵還照睡。又有一天,我砸了一拳後氣還難消,左拳也補上了。自此,凡睡者,我就左右開弓了。三、四個過去,再睡,還外加送你一腳。排長末期,我也成了拳頭師,只要站哨睡覺被我抓到,別怪我,一定是以「王八拳」家法伺候。九月,調兵器連任輔導長,因為角色互換,既是輔導人就不宜再動手,終於「收手」。終軍旅生涯,也就再沒出過手了!

五、除之後快

看了我深沉的檢討,您該瞭解,「打人」會是個習慣。它像極了男女交往,一路由一壘往本壘奔,途中就只有游移壘間或被刺殺出局兩選項,絕無退路。

我很幸運的沒在排長任內出事,當上輔導長後就收手,我今天不說,一輩子也不會有人曉得。我選擇以我為例,主要是要完整訴說這段打人的心路歷程與習慣的養成。在軍旅生涯中,我看過很多長官嚴辦所謂不當管教者,也看過一些軍官因不當管教出事黯然離開軍旅。對前者,我常在想,你年輕時真沒打過人?為何竟能如此嚴以律人,寬以待己。對後者,我則想多去瞭解,他為何打人?是已養成暴虐習性,還是在盛怒之下一時沒控制好情緒?對已養成暴虐習性之幹部,我想當然必需除之而後快,不然士官兵就把這仇全給國家記上上了;但偶犯且還是因部隊實務動手者,則似應給予改過機會,畢竟連師長、主任也都有忍不住之時呀!

六、詭道

我在官校入伍時,有位丁姓班長用了兩招帶我們,說穿了是用了點心機,但我總以為是在你已忍無可忍狀況下,或可選用的絕招(很絕,但有時還是會逼死自己,慎之)

()笑臉打人

丁班長平時人很和善,惟有時還是得施展一下霹靂手段以立威,但他都擺著笑臉,當我們全班面他而立時,他總喜歡笑著臉,擰一下某同學臉頰,然後笑著說「你這臉怎麼這麼油?」或是拍拍某同學臉,笑著說「你這臉怎這麼肥?」

大家看他都是一張笑臉,講話又都笑著說,也就忘了這一擰一拍的,其實就是體罰,因為他出手極重,那一拍,其實不比一巴掌輕呀。

()示範法

丁班長只要看那個同學太狂妄,他總是會用這招整死你,他是這麼操作的。

「各位同學,這些天上課,我發現高天瑞的單兵動作是同學中最優秀的,我希望同學都能以他為榜樣。現在我們鼓掌,請高同學出列給我們做個示範!」。高同學一聽,自然高興的出列,但做什麼示範呢?聞丁班長一聲「成 戰鬥蹲姿」口令,只見高同學端著槍蹲下,兩眼凝視前方,好一個漂亮的軍事動作!班長繼續下達指令「單兵注意!」。高同學下巴微抬道「抬頭觀察」;班長繼下「目標正前方,快跑前進!」只見高同學如猛虎出柵,立即向前方奔去。班長突然下達「臥倒」,只見高同學屈左手,嘩的一下,整個身體平飛出去緊貼地面。班長大喝「完美!各位同學看報沒有?高同學的軍事動作果然完美是吧,希望大家跟他看齊。什麼?後面幾班看不到!高同學,回來,後面班剛沒看清,我們再來一遍。前兩個班,蹲下!」快跑前進,臥倒!咦?這次右腳跟怎麼離開了地面?這樣不行,咱再來一次。接下來,丁班長每次都誇高天瑞,然後再編出個不大不小缺點來,高天瑞就得在野外砂地上,不停的摔,摔得是渾身傷、一身疼的,但就算他終於明白被整了,但又能怎樣,班長可是一直在誇著你呢!

七、後遺
我34年軍旅生涯,每段工作時的同事至今都還有跟我保持連絡者,只有剛畢業當排長時這半年的三十幾位弟兄,至今未有一人保持連絡。我很懷念我的副排長(鄭介民,花蓮原住民)及傳令(張清波,台北金山泥水工),但是剛畢業那半年打了兵,也許這就是老天的懲罰!後期老弟,慎思,切記!

高天瑞  

2013年首貼讀者回應

高天瑞  
承蒙
 高天瑞 博士 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高天瑞:民國69~72年「假日自費學習德語」之回憶
高天瑞:軍旅憶往(001)陸軍官校「校旗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02)陸官劍道代表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03)危機處理(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04)危機處理(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05)危機處理(三)

高天瑞:軍旅憶往(006)拿破崙能!為什麼我們不能?

高天瑞:軍旅憶往(007)永懷特戰精神

高天瑞:軍旅憶往(008)反敗為勝

高天瑞:軍旅憶往(009)畏威懷德 

高天瑞:軍旅憶往(010)帶兵帶心

高天瑞:軍旅憶往(011)移風易俗

高天瑞:軍旅憶往(012)不對稱美學

高天瑞:軍旅憶往(013)神力的展演(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14)神力的展演(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15)談笑用兵(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16)談笑用兵(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17)光榮歲月
 
高天瑞:軍旅憶往(018)一招半式闖江湖
高天瑞:軍旅憶往(019)軍旅首日

高天瑞:軍旅憶往(020)排長生涯(一)
  
高天瑞:排長生涯(021)(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22)兵器連輔導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23)遊擊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24)軍事教育
高天瑞:軍旅憶往(025)步兵營上尉作戰官(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26)步兵營上尉作戰官(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27)草店助割  
高天瑞:軍旅憶往(028)打兵、揍官
高天瑞:軍旅憶往(029)悲劇英雄
高天瑞:軍旅憶往(030)國軍戰略教育
高天瑞:軍旅憶往(031)初入虎穴
高天瑞:軍旅憶往(032)自廢武功
高天瑞:軍旅憶往(033)統一三軍軍職專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4)實質照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5)陸軍指揮參謀學院
高天瑞:軍旅憶往(036)中校步兵營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7)彰化和美城鎮防禦
高天瑞:軍旅憶往(038)向我索賠五千萬 
高天瑞:軍旅憶往(039)前置兵力
高天瑞:軍旅憶往(040)陸軍步兵學校  
高天瑞:軍旅憶往(041)永埋傲骨
高天瑞:軍旅憶往(042)伏曉攻擊
高天瑞:軍旅憶往(043)長官臨時交辦事項
高天瑞:軍旅憶往(044)為官之道(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45)國防大學「戰爭學院」
高天瑞:軍旅憶往(046)魂縈舊夢─漫遊萊茵河
高天瑞:軍旅憶往(047)晉階‧留校 

高天瑞:軍旅憶往(048)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一)
軍旅憶往(049)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二) 
軍旅憶往(050)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三) 
高天瑞:軍旅憶往(051)初試啼聲

高天瑞:退後人生

高天瑞:生活美學(007)陶藝玩家
高天瑞:生活美學(009)黃埔遊魂 

 

高天瑞:官校學生時期(民國69~72年)假日自費學習德語之回憶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