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瑞  

照片是那三年(79至82年至陸軍學院受訓前),極為照顧我的副署長李川材將軍(官校40期)

高天瑞  


軍旅憶往事(031)龍潭*虎穴

高天瑞 博士 (備役上校) 

民國七十九年秋,在台南新化三三三師,以上尉軍階代理中校營長,帶領全營完成總部高裝檢及師指揮所演習後收到人事命令,調任位於桃園龍潭的陸軍總部人事署第二組,正式開啟我前後兩次,共計六年半的高司參謀歷練歲月。

那天坐著火車北上,在中壢站下車,攔了輛計程車直奔陸總,當車行在「黃泥塘」附近田間小路時,我不禁好奇,陸總怎會在這麼一個偏僻的地方,迎接我的又會是什麼工作環境、職務與磨練,初到龍潭,猶入虎穴。

壹、陸總生態

一、小上尉
初到陸軍總部,好大的一棟建物,四四方方,每面約有125公尺,人事署位於三樓。我到時約莫是十二點十分左右,總部剛用過午餐。當我爬上三樓,要到辦公室報到時,走廊上迎面走來三位女士,橫的一排,幾乎把整個走道全給佔滿,年輕的上尉看她們迎面而來(後來我才知道每天中餐後,總部大姐們就是這樣繞著辦公大樓散步著,一圈約五百公尺),心想,那有人這麼橫行的,也就沒立馬以鼻緊貼牆璧讓道,她們三人見我不讓道,僅得分開些由我兩側通過,但其中一位在經過我身邊後轉頭,以極其嫌惡的眼神瞪我一眼,嘴裡罵道「小上尉!」。

二、大姐
民國六十四年蔣公逝世後,國家籌建中正紀念堂,命令位居該地的陸軍總部搬遷至桃園龍潭,當時交通不便,縱有交通車接送,很多聘雇人員多不願每日花費數小時通勤,所以陸總就在大桃園地區招募了許多高中職畢業的女性,進入陸總填補空缺擔任聘雇人員。十餘年後,這些新招小女生及當年跟隨陸總搬遷的原有聘雇人員,就成了我們這些年輕軍官口中的「大姐」。

在以往採部隊輪調時,野戰部隊的骨幹是士官,因為他們打下部隊開始就在同一部隊任職。在陸總,軍官也是來來去去,真正久任一職的就是這些「大姐」,他們由18歲進入軍中,65歲退休,身旁坐的軍官同事,沒幾年就升任將軍,在她們眼中,將軍也不過就是當年那個二愣子,所以對她們,您得「放尊敬點!」

男人在一起,除了公事,總不免談談女人。有天一位大姐衝進辦公室,就站在某學長邊說「我聽人家說,你在交通車上說我這身材是假的,老娘告訴妳,我這個人從頭到腳每一吋都是真的,如假包換!今天我就站在這任你摸,看那裡是假的?」只見那學長頭低的都快貼桌上了。這些大姐打十八歲起在男人堆中長大,葷素不忌,你跟她較勁,準輸!

三、先生
我的辦公室就兩排桌椅,每排坐六人。我坐靠牆左一,可通視全辦公室。我正面是位大姐,美豔動人(所以常有同僚說我那位置,風水好)。我鄰坐也是位大姐,溫柔婉約,對我極好(她倆大概都是39-41年次)。美豔陳姐旁坐的是陸官22期的黃達先生,我臨座吳姐旁的是24期李壽文先生(他倆都是上校退伍後留任總部的雇員,我陸官52期,他倆各大我28及30期),在陸總我們都尊稱他們為「先生」或「老師」。人一組就有位鄭老師,只要是上校階以下軍官跟他敬禮問安,他一定右手上揚,回聲「小朋友好!」唉,碰到這些大大大學長,連個「小上尉」都當不成,初入虎穴,咱的定位,就是個「小朋友」!

四、文書兵
黃達先生鄰座,是位服兵役的弟兄,是由本部連派來本組支援的文書兵(人二組管全軍士官兵)。除了我這三十歲整的小上尉外,幾乎每位同仁都能當他爸媽了。

五、隔排同仁
隔排同仁,坐首座的是上校副組長(39期宋若人學長),兩位管初官業務的學長(43期的賈光輝學長及45期的黃聰錦學長)、一位管組綜合業務的何潤貽中校。

六、專業女士官
在我報到後三個月左右,署裡各組來了很多女士官,她們是民國八十年國軍新招收的專業女士官第一期生,臨桌來的是台南籍陳素惠下士。

貳、生活條件

一、留宿
陸軍總部每一位軍官都有一張鋪位,校尉級軍官四人一間,就在辦公大樓四樓,看是方便,但由三樓辦公室走到四樓路途極其遙遠(業務繁重,直線距離不足百米,但自晨間離開,再回去時,多已凌晨一兩點)。每天八點到四點半是第一班,四點半聘雇人員搭交通車走後,我們軍職人員多忙到午夜十二點,這是第二班,十二點以後還留下的,才勉強算是加班。年輕軍官為了考績與升遷,就熬呗!

會有鋪位,是因那年頭郝先生當家,每周二、四所有軍職人員要留宿(不准回家)。晚上七點各署要集合點名;第二天早上全總部早點名,並由各單位上校副署長帶隊跑步,那時的陸總還多少保持著一些戰鬥氣習!

二、交通車
因襲陸總由台北遷至龍潭交通往返之不便,陸總有龐大的交通車群,每天接送軍職與聘雇人員上下班,但想升遷與低階軍職者搭乘的不多,軍職人員「敢」上車,按時上下班者,一是已與經管脫勾者(升遷無望)、二是副職幹部。

三、用餐
總部地下室有個大餐廳,三餐都在那吃。每天早上都有一個白煮蛋,剛到總部,看學長們都是把蛋剝開,蛋黃放右手,僅吃蛋白,初時以為這是陸總規矩或是傳統,等混好久才知道,總部軍官多是上中校,已經計較起膽固醇指數問題。唉,也不早講,可惜了初任時,該我的蛋黃!

參、衙門文化

第二天,原在野戰部隊戰功彪炳的高上尉,成了個聘雇人員眼中的小上尉,大大大學長眼中的小朋友,那就讓這小朋友帶大家看看衙門裡的大世界吧!

一、給我立馬送錢來
報告第二天黃先生問我這個月薪水領了沒,我說還沒,放了假我會回三三三師去領。他聽完,拿起電話,要了三三三師人事科(那時軍線是人工轉接),直接下達指示「這是總部人二組,我們組裡高上尉這個月薪水未領,限明天中午前給他送來」。我聽了,當場愣在那,就為了我一個人,要師裡專程由台南把我薪水送來?第二天中午前,三三三師果然派人把我薪水專程送了來。陸軍總部,軍令森嚴!

二、你就代表總司令

當個上尉,一張口不是報告,就稱人長官,習慣了!雖在總部服務依然改不了口,幾天後,黃先生聽煩了,直接糾正我「高上尉,你現在的一言一行就代表總司令,跟下級講話,別一個勁的長官長官的!」。在總部服務,你得擺官威!
三、總司令能,為什麼你不能?

有天一早七點多,我進辦公室看到文書兵趴在那抄份公文,心想「要糟」。果不其然,過不久24期的李生生來了,他看到文書正在抄他寫的公文(當時總部尚未全面使用電腦,公文都用手寫),就問怎麼回事?文書向他報告「副署長(39期周治華)怕總司令看不懂你寫的字,要我重抄一遍再上呈。」李先生聽完,立即開公文櫃挑了些卷宗夾,叫道「天瑞,捧著,跟我走!」。一進入副署長室,周將軍一看大學長怒衝衝而來也知大事不妙趕忙起立相迎,李先生要我把卷宗往桌上一擺,指著說「這是歷任總司令批的公文影印本,他們都看得懂我寫的字,為什麼就你看不懂?」。39期少將副署長又如何?碰上24期上校大學長也只能認了,一再賠不是。不然呢?總司令(或副總司令)是他同學,你能怎樣?在總部,期別近的比階級,期別相距一大,長者勝!

四、誰不是這樣苦過來的
陸軍外島部隊那時還多住坑道中,有次有單位反應生活環境差要求改善,諸大學長及先生們你一句我一句的紛紛表示不以為然,總歸一句「誰不是這樣苦過來的?」聞此論,陸軍要想現代化,得再等十年!

肆、職務

整個人事署,下設六個組,除了各六位上校組長與副組長外,還有許多上校參謀,其它的就都是在部隊中當完中校營長與科長後調來的中校參謀軍官,少校極少,上尉軍官鮮見。上尉能幹啥,就管「人員分類」吧,但您別以為它簡單,我的前任可是41期的陳學功學長(未曾交接,就留個公文櫃和一整櫃公文檔案)。

人員分類在美軍而言,是個極重要的業務,它幾乎是所有人事作業的基礎,但在台灣因沒有電腦化,也沒人重視,終至失傳且徒具形式,甚至還扼殺了許多軍官的前途。這項業務,包括性向測驗、軍職專長核授、專長盈缺管制與智力測驗。經我整理與觀察,發現如下:

一、性向測驗
表面說法是陸官四十九期分科使用時,因效果不彰即停辦。但經查根本是各測本之「常模」(成績換算標準)盡失,當年胡亂給分,至學生所選兵科多予自己性向不合。

二、軍職專長核授
經查,當計畫署編裝部門在編裝表有新職稱出現時,即需會文人事署人員分類業參,我的祖師爺們就得依該職稱屬性,賦予一組軍職專長號碼,計畫署四組,再把這號碼配賦在編裝表新職稱後。但因兩署前前前任業參互有心結(這我可是至兩個署中的兩個業管組,問了好多「老人」才問出的答案。那些年,人事署會文計畫署,問「全軍有多少位少校後勤官編制職缺?」,計畫署編裝組就得全組停擺,業管各兵科編裝的軍官,得拿出各單位的一本一本編裝表算,最後再加總,這是個極大工程。計畫署一煩,立即寫個會稿,問人事署「全軍有多少位少校後勤官現員?」,人事署收此會稿,必定也是一陣慌亂。那好,各自抽回會稿,不會了可以吧!天下太平,各官繼續辦公。)所以計畫署在編訂編裝表時,就自己「擅自」賦予軍職專長號碼。到我承辦時,因兩個署各搞各的,如後備部隊點召時,你調徵「野戰砲兵官」(舉例),結果來應召報到的可能會是位「軍畜管理官」。

三、專長盈缺管制
這業務就由我正面及旁邊兩位大姐負責。正面的陳姐負責軍官,右邊吳姐負責士官兵。這個業務本是人事之基礎,怎麼說呢?假設陸軍共有一百個直屬單位,而全軍軍官共有一千個軍職專長名稱,其一是後勤官。陳姐就要翻這一百個單位的編裝表,先統計全軍上校後勤官現員有幾位,查完加總後,喝口水,再翻一百本,查中校後勤官現員,加總後,再翻一百本,查少校後勤官現員,一整個上午,她終於查出全軍少尉至上校後勤官現員有多少人。下午她可能是查人事官。一天過去,她就幹了這事,等全軍上千個專長所有現員查完,剛好半年,她倆終能吐一口氣,因我家住木柵,她倆就央我代呈位於木柵的國防部聯一,聯一業管的是一位陸戰隊上校(王登山),他接到陸總費盡千心萬苦統計資料後,取來梯子,爬上好高的木櫃頂,就留在那「存參」,看都不看一眼(我是極少數知道這份資料蒐集之艱辛至終卻束之高閣者。縱觀軍旅,我們還真幹了很多無謂,卻自以為豐功偉業之事)。

可美軍是用電腦跑資料,很快就得知全軍每個官科每個職稱的現員狀況,有缺的,立即通知兵科學校開班施訓。咱們因沒電腦,要半年才統計得出缺員,可兵科學校不能等,因他們要排訓練流路,怎麼辦?就取「經驗值」吧!以致在野戰部隊明明缺的是某專長士官三員,師部卻令你去領五位你不缺的士官,你若一質疑,師部士官兵人事官一定回你一句「你要不要?不要我撥給別的單位」。好呗。好歹是個人,領回就是!這也就是咱們部隊選訓用一直無法結合原因之一。

四、智力測驗
依據國軍軍官任官標準,智力成績需達90分始可任官。但依據國軍指參學院入學標準及參加民間學校碩博士進修考選規定,智力測驗成績需達100分。就這十餘分之差(有些士校保送官校者,年幼測考時不察,未達90分)需至總部參加智力補測。惟依據「國軍人員分類作業手冊」所訂,國軍軍官智力成績未達100分者,得申請補測,但以乙次為限。

當年,總部每月辦理一至兩次智力測驗,測考場地在會客室旁憲兵連餐廳。記得陳姐都是抱著題本前去,早餐剛過,餐桌上多是油膩膩的,諸考生總是一陣慌亂,紛紛借衛生紙擦拭,完全沒有一個總部級的測考水準。

因為陸軍人多,陳姐怕煩,就在電腦裡預先打好一份公文,上面大致是這麼寫著『經查貴官前於X年X月X日,已申請過智力測驗補測,經於X年X月X日至總部應試,成績xx分,業已登錄於兵籍表內。按「國軍人員分類作業手冊」所訂,每人以補測乙次為限,故貴官再次申請補測,與規定不符,不予同意!」

當年,很多軍官在軍校畢業二、三年後,因參加碩博士班考選,曾至總部參加補測,但成績多維持在100分內,無法應試,但他們多不知,就因為他們曾經到總部補測過,在十年後,他們再要參加指參學院考試時,已無法再予補測。也就是說,好多軍官在畢業一、二年時,已註定他們不論怎麼辛苦地在基層服務,十年後也將因無法再補測,致無法參加指參甄試而發展受限,面臨淘汰窘境。

心得感言

初抵桃園龍潭陸軍總部服務的高上尉,在這處處是先生、大姐與學長的虎穴裡,第一次感到自己身份的藐小與卑微,但他同時也看到了陸軍人事作業中諸多缺失,更看到了許多有志報國的年輕軍官,其實已一步步走向未知的軍旅窘境。他該隨波逐流,當個聽話的「小朋友」,繼續吃著沒有蛋黃的雞蛋?還是該發揮幾次在基層服務時,不畏艱難,扭轉乾坤,轉敗為勝的勇氣奮力一搏呢?這時他心裡又想起,當年在金門「前山門」駐地當兵器連輔導長時,要那位會油畫的竹東兵,在土壁上寫的那首「千山誰獨立,濁世我為雄,舉杯邀共飲,大翼舞狂風」的詩…。

在軍旅憶往(30)篇裡,我曾評述部份至戰院受訓的中上校學官,僅能在既有的規範與教令內行事而沒有自己的思想與作法。我當然知道有人私下認為,我這教官未免也太嚴苛了些,因為那個軍人不是得在既有的規範與教令內行事?但我真正想教育我的學生,希望他們在發現制度與法規出了問題時,要能設法予以改革,因為國軍唯有不斷的與時俱進,才能獲得社會百姓的敬重呀!

如果您僅是位30整歲的上尉軍官,身處民國79年陸軍總部這個大衙門,您應如何自處?又敢如何作為呢?(待續)

高天瑞  
宋若人副組長(陸官39期)、黃達先生(陸官22期)。

高天瑞  
後來組裡分配給我專屬的專案文書兵余俊賢。
可惜沒有在生活上最照顧我的吳玉華大姐照片! 

承蒙 高天瑞 博士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高天瑞:民國69~72年「假日自費學習德語」之回憶
高天瑞:軍旅憶往(001)陸軍官校「校旗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02)陸官劍道代表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03)危機處理(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04)危機處理(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05)危機處理(三)

高天瑞:軍旅憶往(006)拿破崙能!為什麼我們不能?

高天瑞:軍旅憶往(007)永懷特戰精神

高天瑞:軍旅憶往(008)反敗為勝

高天瑞:軍旅憶往(009)畏威懷德 

高天瑞:軍旅憶往(010)帶兵帶心

高天瑞:軍旅憶往(011)移風易俗

高天瑞:軍旅憶往(012)不對稱美學

高天瑞:軍旅憶往(013)神力的展演(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14)神力的展演(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15)談笑用兵(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16)談笑用兵(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17)光榮歲月
 
高天瑞:軍旅憶往(018)一招半式闖江湖
高天瑞:軍旅憶往(019)軍旅首日

高天瑞:軍旅憶往(020)排長生涯(一)
  
高天瑞:排長生涯(021)(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22)兵器連輔導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23)遊擊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24)軍事教育
高天瑞:軍旅憶往(025)步兵營上尉作戰官(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26)步兵營上尉作戰官(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27)草店助割  
高天瑞:軍旅憶往(028)打兵、揍官
高天瑞:軍旅憶往(029)悲劇英雄
高天瑞:軍旅憶往(030)國軍戰略教育
高天瑞:軍旅憶往(031)初入虎穴
高天瑞:軍旅憶往(032)自廢武功
高天瑞:軍旅憶往(033)統一三軍軍職專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4)實質照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5)陸軍指揮參謀學院
高天瑞:軍旅憶往(036)中校步兵營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7)彰化和美城鎮防禦
高天瑞:軍旅憶往(038)向我索賠五千萬 
高天瑞:軍旅憶往(039)前置兵力
高天瑞:軍旅憶往(040)陸軍步兵學校  
高天瑞:軍旅憶往(041)永埋傲骨
高天瑞:軍旅憶往(042)伏曉攻擊
高天瑞:軍旅憶往(043)長官臨時交辦事項
高天瑞:軍旅憶往(044)為官之道(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45)國防大學「戰爭學院」
高天瑞:軍旅憶往(046)魂縈舊夢─漫遊萊茵河
高天瑞:軍旅憶往(047)晉階‧留校 

高天瑞:軍旅憶往(048)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一)
軍旅憶往(049)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二) 
軍旅憶往(050)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三) 
高天瑞:軍旅憶往(051)初試啼聲

高天瑞:退後人生

高天瑞:生活美學(007)陶藝玩家
高天瑞:生活美學(009)黃埔遊魂 

 

高天瑞:官校學生時期(民國69~72年)假日自費學習德語之回憶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