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瑞  

民92.2.13日,我43歲生日當天,隨老師及同學至三峽李梅樹紀念館參觀時留影

軍旅憶往(048)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一) 


高天瑞
 博士 (備役上校)
 

初任國防大學戰爭學院軍事戰略組教官壓力頗大,因為打開「軍制學」教案專櫃,裡面出現兩位前輩大名,當年親筆撰寫「軍制基本原理」的是蔣緯國將軍,後來曾任本課程主課教官者,也是我前前輩者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帥化民將軍,要我繼踵前賢,那得有多深厚的學養呀?要我教授「核武威懾」,談論核武、生物、化學等大規模毀滅戰議題,那又得再自學多少理工專業與導彈相關知識?

專業知識的吸收靠勤勞或許稍能補拙,但一進課堂,滿座的上校學生,尤其是海空軍軍官,多是高自己四個年班的大學長,個個不是艦長就是飛行大隊長;陸階學官中,許多是在各縣市開「動員會報」時,與縣市長平起平坐的的團管區司令;國防部來的,又有多位是派駐國外擔任駐外武官三年期滿回國受訓者。這些學官個個睜大眼看著你,教得好,尊稱你一聲老師(國軍以往戰院以下教職多稱「教官」,僅有在戰院稱「老師」,比我老很多很多者,敬稱「老老師」),你不備課,來鬼混,曾任潛艦艦長的學官隨便舉手問你個問題,準讓你ㄟㄟㄟ半天答不上話!

好不容易教完戰院90與91年班,度過我教職生涯中最青澀的兩年,到了92年班於民國91年7月入學時,教學工作對我而言才漸感熟悉,連上四堂課後,才不致於像之前有種虛脫感覺。此時,愛學新知的我,心裡又開始癢癢,想說該再學什麼領域的專業好呢? 記得在這之前,戰院與政大外交系簽署合作,本校戰研所學生平日往來於兩校研習,畢業時除按前例領有國軍戰略研究所畢業證書(國軍不似美軍及共軍,可由軍方自行核授學生碩士學位)外,還可領取政大外交研究所碩士學位。但我一是因學養不足;二是因初來乍到,依例得加緊在職學習以進入狀況,不敢多想;三是自己此時已對外交與國際關係等課程不熱衷,因此並未去報名參加保留給戰院老師的五個受訓員額推甄。

人生真的很奇妙,就在此時,在輔仁大學擔任軍訓室生輔組長的官校同學楊汝誠到國防大學來看我,閒聊中得知輔大新成立了一個「博物館學研究所」。也不知怎麼搞的,那時我一生中最要命的一個特質─押冷門(學德語、學保險、學劍道、學陶藝)居然又在此時再度引爆。它讓我想起了戰院臨畢業前,至歐陸參訪時見到了巴黎拿破崙陵寢、傷兵院、比利時滑鐵蘆戰場等戰役史蹟以及凡爾賽宮、羅浮宮等世界知名博物館,我心中突然升起一個念頭,我要為國軍蓋一座軍事博物館。主意既定,專程請假至輔大,讓汝誠陪我去瞭解,才知該所早已完成第一屆學生的入學甄試,九月新生就要入校,且該所沒有在職專班,就都一般生,若我真想唸,這一年就先繳學分費採「隨班附讀」方式,先修幾個學分,等第二年再正式報考。

也好,因自民國83年在台中太平當營長開始玩賞雅石後,這七八年間,我的興趣已從雅石擴展到了88年唸戰院時的陶藝,更因閒暇時拜訪者多是些文人雅士,又開始「收」起了竹木雕刻等藝術品,家裡東西既多且雜,去學學博物館專業知能,再不濟,回家擺擺自己的收藏也不錯。那就去學吧!

戰院的老師要去上一般生唸的研究所,那是需要很多的特許與掩護的。好在軍事戰略組主任教官于宙學長及全組教官們聽完我發的宏願後一致表示支持。這是當然的!因為咱們國軍不論由民國前六年「陸軍大學」創立起算,或由民國三年袁世凱於「小站」訓練「新軍」起算,或是按最正統的說法,民國十三年國父於黃埔島任命蔣公為校長創立「國民革命軍」起算,都已歷經近八十個年頭,但咱們台灣就是沒能建立起一座軍事博物館來,豈不怪哉?所以主任及學長們才會一致同意縱容及掩護我,在此天時、地利與人和的條件下,我終能成行,也自此踏上「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的學習旅程。

一年的時間很快過去,暑假時,八軍團三處處長(我官校校旗隊隊友馬健群)告訴我,他們正準備整建隊史館,問我是否能夠提供意見,我就向所長報告,所長也欣然應允,帶著婉真老師及一位第一屆同學一起南下,就住在旗山八軍團新建營舍的硬板床上,於現地配合著八軍團負責人林恆毅,籌畫軍團隊史館整建作業,我也因此開啟了後續參與規劃國軍近一、二十個校(隊)史館整建工作的學養基礎。

終於,輔大博物館學第二屆招生了。除了研究所統一要考的英文外,博研所自然有許多專業科目,其一是藝術史。那一年我們考生可自選中國藝術史或西洋藝術史,後來聽說我們那一屆同學除了我之外,全都考的是西洋藝術史,為什麼呢?中藝難考呀!記的五題中的三題約略是這樣的。玉器考「請由二十世紀後半期出土的玉器,看中國五千年玉器風格的演變」;青銅器考「請敘述散氏盤的由來及其歷史意義」;中國書畫考的是「請敘述中國文人畫與宮廷畫的風格特色與其演進」(另兩題一是陶瓷,一是以英文出的考題,考題都忘了)。

口試是由周公鑫所長、嵇若昕老師及另一位老師(忘了)負責。輪到我,就周所長一人問,她問了我兩個很尖銳的問題。第一,高同學,如果你今年沒考上本所,明年你還會來嗎?第二,你在自傳上說你是現階的國軍上校,想來本所學習博物館專業,將來好替國軍蓋一座軍事博物館。我請問你,為何你如此自信,未來國軍要建軍事博物館時會選用你?記得當年我是這麼回答的「報告所長及兩位老師,在沒有正式回答您的問題前,請容我先講一個笑話(這是戰院課堂的潛規則,在正式報告前,得先講一個相關的笑話,以磨練帶兵時的表達技巧)。有一天馬先生跟王金平院長相約去爬樟山寺,突然木柵動物園的老虎跑出來,馬先生不慌不忙地拿出背包裡的球鞋換穿著,王院長看著笑說:報告小馬哥,我知道你很能跑,但你跑得再快也跑不過老虎呀?只見馬先生站起來笑著說,嘿嘿,我何需跑過老虎?我只要跑贏你就可以活命了呀!」。聽完我說的笑話,三位老師自然是哈哈大笑,我接著才說「我當然知道,縱然得以入學,再怎麼學,也學不完老師們的所有專業知識,但國軍有史以來,就我一人得來學習正統的博物館學課程,將來若籌建軍事博物館,規劃者自然非我莫屬了!」


高天瑞  

在戰院任教時,隨93年班學生赴日參訪後,請曾任駐韓軍協組組長的學生朱宏孝學長安排,與黃惟喬學長等三個家庭,一起轉赴韓國參觀「戰爭紀念館」、「都羅山」、第一師隊史館及38度線附近北韓所掘地道等軍事性展場。特別感謝朱學長精心安排,讓我這「研一學生」,
在「南韓戰爭紀念館」受到高規格貴賓式接待-在博物館接待大廳裡,隨著司儀引導擊三聲鼓。
第一聲鼓,祝中韓兩國國運昌隆…;第二聲鼓,祝高上校此行考察成果豐碩,第三聲鼓,祝…

高天瑞  

高天瑞  

高天瑞  

高天瑞  

高天瑞  

高天瑞  

高天瑞  

高天瑞  

承蒙 高天瑞 博士 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高天瑞:民國69~72年「假日自費學習德語」之回憶
高天瑞:軍旅憶往(001)陸軍官校「校旗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02)陸官劍道代表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03)危機處理(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04)危機處理(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05)危機處理(三)

高天瑞:軍旅憶往(006)拿破崙能!為什麼我們不能?

高天瑞:軍旅憶往(007)永懷特戰精神

高天瑞:軍旅憶往(008)反敗為勝

高天瑞:軍旅憶往(009)畏威懷德 

高天瑞:軍旅憶往(010)帶兵帶心

高天瑞:軍旅憶往(011)移風易俗

高天瑞:軍旅憶往(012)不對稱美學

高天瑞:軍旅憶往(013)神力的展演(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14)神力的展演(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15)談笑用兵(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16)談笑用兵(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17)光榮歲月
 
高天瑞:軍旅憶往(018)一招半式闖江湖
高天瑞:軍旅憶往(019)軍旅首日

高天瑞:軍旅憶往(020)排長生涯(一)
  
高天瑞:排長生涯(021)(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22)兵器連輔導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23)遊擊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24)軍事教育
高天瑞:軍旅憶往(025)步兵營上尉作戰官(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26)步兵營上尉作戰官(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27)草店助割  
高天瑞:軍旅憶往(028)打兵、揍官
高天瑞:軍旅憶往(029)悲劇英雄
高天瑞:軍旅憶往(030)國軍戰略教育
高天瑞:軍旅憶往(031)初入虎穴
高天瑞:軍旅憶往(032)自廢武功
高天瑞:軍旅憶往(033)統一三軍軍職專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4)實質照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5)陸軍指揮參謀學院
高天瑞:軍旅憶往(036)中校步兵營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7)彰化和美城鎮防禦
高天瑞:軍旅憶往(038)向我索賠五千萬 
高天瑞:軍旅憶往(039)前置兵力
高天瑞:軍旅憶往(040)陸軍步兵學校  
高天瑞:軍旅憶往(041)永埋傲骨
高天瑞:軍旅憶往(042)伏曉攻擊
高天瑞:軍旅憶往(043)長官臨時交辦事項
高天瑞:軍旅憶往(044)為官之道(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45)國防大學「戰爭學院」
高天瑞:軍旅憶往(046)魂縈舊夢─漫遊萊茵河
高天瑞:軍旅憶往(047)晉階‧留校 
高天瑞:軍旅憶往(048)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48)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一)
軍旅憶往(049)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二) 
軍旅憶往(050)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三) 
高天瑞:軍旅憶往(051)初試啼聲

高天瑞:退後人生

高天瑞:生活美學(007)陶藝玩家
高天瑞:生活美學(009)黃埔遊魂 

高天瑞:官校學生時期(民國69~72年)假日自費學習德語之回憶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