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瑞 


生活美學(009)黃埔遊魂 


高天瑞 博士(備役上校)

2017/04/10


有我在國防大學「戰爭學院」授課時學生,看完我所貼「夢醒萊茵河」後稱我為「異類」。雖然跟他開玩笑說「師道之不存,久矣」,但其實我絲毫不以為杵,因為就一個陸軍官官學生而言,我真的是很另類。

預校三年、官校四年,這七年的軍校歲月。除了少數特定時間,譬如入伍訓練外,每天晚上10點熄燈就寢後我多在中山室夜讀到11點;11至12點我在廁所唸,晨三點半我又起床看書。會睡這麼少,也許是從小養成的習慣。小五時,我家從新竹光復路交流道口的龍山國小搬到體育場那邊的東園國小旁,我每天四點半起床五點出發,邁開小短腿,從交大博愛校區口,過省立新竹商校、赤土崎,進清大,經工研院,光明新村趕六點半到校,跟我們班第二名的同學姜玉珍核對袁品南老師前天發的家庭作業(新竹的朋友想必知道,對小五生而言這是段不短的路)。預校時跟我一起晨讀的就是後來當過景文科大英文系系主任的宋達溪博士。既然是好學生,用功的學生,那為何說我是異類呢,說給您聽聽,畢業後那個既能帶兵上山又率兵下海的軍官,他的七年軍校求學之路有那些趣事呢?

一、將軍計畫

民國六十五年八月,我已在新竹中學參加升高二的暑期輔導課。經陳長祺(後改名陳長海調明星工專)教官推薦(他說我是他見過最像軍人的學生,也是,高一就梳著丹頂髮油來上課),在8月23日離開了這個我極喜愛的學校,投身到中正預校,且又從一年級讀起(因是第一期,沒有轉學制度)。

一年級的英文老師是陸鴻宗,個極小,但一進教室就在黑板上寫了「將軍計畫」四個大字。之後也天天跟我們說,想當將軍先把英文唸好。老「愛九班」的同學就在他的啟發下,個個以拿滿分為目標,英文成績一下子全給提升起來。忘了我是怎麼跟達溪約好每天晨讀的,也忘了是一年級還是二三年級跟他同班,(畢竟那是近四十年前的事了)。記得有天晨讀時,一位穿著草綠汗衫,滿臉皺紋的老者(學生還因此給他取了個外號,因不雅就不寫了)推門進來,嚇了我倆一跳,他看我們是在唸書就沒說什麼,後來我才知道他就是咱們的學指部指揮官王鳳樓上校。

二、寂靜之夜

很多人唸過陸官,卻少有人跟我一樣,在白天被狂操後,每天三點半還能爬得起床唸書。陸官白天上課時,校園跟所有軍校一樣空無一人,寂靜無聲,絕無閒雜人等在校園內走動。深夜,那更安靜。那些年,整個學生指揮部只有指揮官室二樓轉角有台電熱水器(記得咱們跟學校建議多次,但陸官仍堅持「傳桶」,每個連後面就擺個大型鋁桶,由學校燒好水用水車送來。有次校長還說,喝什麼熱水,難到上了戰場,還要兵燒熱水給你喝。呵呵,那年代什麼都要求「平時與戰時生活相結合」,只是苦了咱們),三點半起床後,我總是拿個鋼杯,去那沖杯牛奶再走回連上看書。不論我當時是幾年級,身份是神是仙是老虎是狗?深夜的陸官總沒人管我,至今都蠻懷念那些年,自己給自己創造的自由與空間。

三、西文班

官一期末,學校替我們期上634位同學普測英文,取了前五十名,成立英文專精班(應該有另外一個名字,但我忘了,暫以此稱之)。官二時,我們這五十位同學就正式的在學校輔導下,加強了一年英文底子。官三時學校令我們分班,15人唸日文,15人念西文,20人留下繼續唸英文。當時我已自學德文兩年,但沒開德文班,所以我選擇西文班,這個錯誤決定害了我一輩子,因為我自此為了唸西文及德文,把英文丟了。

大三這一年學校請了位神父來教我們西文,我第一次見到會嘲笑人的神父,每次他點名要人起來唸書,只要您不會或唸得不好,他就會語帶嘲笑說「哈哈,這在我們西班牙連小孩都會」。唸了這麼一年西文,到今天只記得一個字「tan caro」,不是我記性好,而是內人學的是西語,每次逛接她要買東西,徵詢我意見時,我常用,用多了自然就記下了。這字直譯是「真貴!」;語意是「別買!」哈哈哈。

除了一輩子記得「tan caro」這個字外,學西語一年,我僅用上一次,但這次可給咱陸軍官校掙足了面子。那年是大三暑假,在台北與長者約,他是上海人,海派。左右各挽一女,老大大四、老二大二,長者離去時,要兩女兒帶我這鳳山土包子逛大街。姐嫌我小先走,妹妹唸文化觀光系,走著走著,突然說下午要我陪她去上課,詢問後才知是暑期輔導,反正沒事,也想看看文學校是怎麼上課的。等到了麗水街淡江大學城區部教室,才知是上西班牙語課。這小妮子打一進教室就不得了了,跟我說「諾,西文你不懂,這本閒書你拿去隨便翻翻!」。翻就翻!但我斜眼一瞄,好小子,用的課本(好像叫「進階西語」就上下兩冊,淡江西文系系主任熊建成編的)跟咱們陸官教本一模一樣。等老師來了,她唸得可大聲了。我就坐旁看她顯,突然老師說,這段文法難,先跳過去,下次再教。我一看,才上到上冊第六章。嘿嘿,機會來了,我就說「來!沒關係,我教妳!」。她眼睛睜著好大看著我,聽著我說,說完問她懂嗎?她點點頭,但嘴噘好高。陸官沒女生,且我從國中起就沒跟女生同班過,七年過去,對女生性子真摸不清,看她這模樣,只覺得怪!等一下課,出了教室門,她怒目而視地問我「你不是說你是學德文的,怎麼西文也懂?」。搞了半天,噘個嘴是因沒顯成!我語帶輕鬆的說,咱們軍人學的是全球戰略(鬼啦,那時我們只上到班排教練,胡謅的!),什麼語言都要會一點。唉!事後多年回想,她長的很高,大概有170吧,也真的很美,何必呢!讓她顯顯又何妨。自己是為校爭了光,但那只是戰鬥層次上的小贏,但卻輸了戰略,因為她問完話就說要回家了。看吧,沒戲唱了!

四、小肚皮

89-99年,在國防大學戰爭學院及戰略研究所教「核武威懾」與「戰略領導」等課程。空軍校長認為咱們這些陸軍老師雖都是碩士以上學歷,但受限於文化(有些留洋的回到學校,只要講話中夾雜英文,長官就會很有風度的問你「XXX,你出國唸書後,中文表達能力出了問題嗎?」)所以大家看的多,說得少。因此,特別外聘了一位老師來教我們,也許是連絡上出了問題,居然請來的是位二十出頭,教兒童美語的老師,第一天上課,就穿了個上下兩截,露出個小肚皮的清涼裝來(那天沒來的事後都後悔了!),可這老師來了也傻了,滿座都是上校,都是碩士以上學位。無奈的她也只好由替大家取英文名字開始,個個都四十幾歲,誰也沒用過英文名字,叫了也不知回。一上課,又全低了頭,偶而抬頭,也總是那一句「老師,下課我請妳喝咖啡」(為證明自己的中文表達能力佳,自然是用中文說的)。課程結束後,校方通令報考全民英檢,大家自然不去,後說報名初級即可,但全班也僅兩人報名。那一梯次好像因是最後一次開放小學生應考,我一走到教室,還沒進去呢,一看全是小學生,正愣在那,就聽監考的說:家長,別進來!去外面等。唉,少小不努力,為了唸德文、西文把英文丟了,年過四十竟遭此大辱!

五、小時了了

學弟們看我寫這段,一定嚇一跳,陸官校園深夜還真有「遊魂」!但我主要是想告訴大家,我因受陸老師啟發,在唸陸官校時,就已知要認真學習外文。但一畢業,過了個海到了金門後,就成天與部隊廝混,再也沒唸過英文、西文與德文。有些同學則不然,快樂的享受過大學生活,畢業數年後考外語學校,出國念書,當外交武官。所以古人說的真不錯「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做學問真要紮實與有恆心,千萬別跟我一樣,夢醒就算了,還一事無成,只能在內人想買東西時,來一句「tan caro」以止血!

六、遊魂

陸官生活四年三個月,我既是校旗隊、又是劍道校代表隊,也是畢聯會的副主委;除了學校課程外,我還加強了英文、選修了西文,自修了德文,我的大學生活面向是多元的,生活是多彩多姿的。也因身份多重,雜務太多,我很少跟著大部隊行動,我的連長(46期劉本善學長)每次見到我一個人,總是問我「遊魂!這次你又是以什麼理由報備下來(沒跟部隊在一起)的?」黃埔遊魂,正是我軍校歲月的生活寫照。

年紀漸長,曾見到一句很有趣的話「大樹,向天際發展,享受孤獨;小草,向大地蔓延,尋求依附」,我不知它語出何處,但我終於知曉,遊魂雖因故未能長成大樹,但數十年心性未變,懂得“享受”孤獨!

七、膽識

看到這,若您有興趣,可回頭去看我在「軍旅首日」中所述,高排長報到初日,看見士官不當管教時立即出聲制止;看「移風易俗」篇,見到新報到的高連長,見那連隊生活居然如散兵遊勇般到處用餐,立即下令整飭,憑的是什麼?那就是膽識!但為何會有這氣場?主要是我準備好了,文的、武的、動的、靜的,隨你挑戰!初任官,您準備好迎接部隊挑戰了嗎?

承蒙 高天瑞 博士 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高天瑞:官校學生時期(民國69~72年)假日自費學習德語之回憶
高天瑞:軍旅憶往(001)陸軍官校「校旗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02)陸官劍道代表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03)危機處理(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04)危機處理(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05)危機處理(三)

高天瑞:軍旅憶往(006)拿破崙能!為什麼我們不能?

高天瑞:軍旅憶往(007)永懷特戰精神

高天瑞:軍旅憶往(008)反敗為勝

高天瑞:軍旅憶往(009)畏威懷德 

高天瑞:軍旅憶往(010)帶兵帶心

高天瑞:軍旅憶往(011)移風易俗

高天瑞:軍旅憶往(012)不對稱美學

高天瑞:軍旅憶往(013)神力的展演(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14)神力的展演(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15)談笑用兵(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16)談笑用兵(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17)光榮歲月
 
高天瑞:軍旅憶往(018)一招半式闖江湖
高天瑞:軍旅憶往(019)軍旅首日

高天瑞:軍旅憶往(020)排長生涯(一)
  
高天瑞:排長生涯(021)(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22)兵器連輔導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23)遊擊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24)軍事教育
高天瑞:軍旅憶往(025)步兵營上尉作戰官(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26)步兵營上尉作戰官(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27)草店助割  
高天瑞:軍旅憶往(028)打兵、揍官
高天瑞:軍旅憶往(029)悲劇英雄
高天瑞:軍旅憶往(030)國軍戰略教育
高天瑞:軍旅憶往(031)初入虎穴
高天瑞:軍旅憶往(032)自廢武功
高天瑞:軍旅憶往(033)統一三軍軍職專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4)實質照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5)陸軍指揮參謀學院
高天瑞:軍旅憶往(036)中校步兵營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7)彰化和美城鎮防禦
高天瑞:軍旅憶往(038)向我索賠五千萬 
高天瑞:軍旅憶往(039)前置兵力
高天瑞:軍旅憶往(040)陸軍步兵學校  
高天瑞:軍旅憶往(041)永埋傲骨
高天瑞:軍旅憶往(042)伏曉攻擊
高天瑞:軍旅憶往(043)長官臨時交辦事項
高天瑞:軍旅憶往(044)為官之道(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45)國防大學「戰爭學院」
高天瑞:軍旅憶往(046)魂縈舊夢─漫遊萊茵河
高天瑞:軍旅憶往(047)晉階‧留校 

高天瑞:生活美學(009)黃埔遊魂

高天瑞:生活美學(007)陶藝玩家

高天瑞:軍旅憶往(048)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一)
軍旅憶往(049)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二) 
軍旅憶往(050)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三) 
高天瑞:軍旅憶往(051)初試啼聲

高天瑞:退後人生

高天瑞:生活美學(007)陶藝玩家
高天瑞:生活美學(009)黃埔遊魂  

高天瑞:官校學生時期(民國69~72年)假日自費學習德語之回憶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