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photo.jpg

https://youtu.be/FYm0dMZuDDI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https://youtu.be/grDsuppf_wg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photo.jpg
高雄市左營區一家小吃店11日深夜發生酒後鬥毆,警方到場發現兩派人馬皆是軍人。(翻攝照片/林瑞益高雄傳真)

小題大作?
海軍官兵互毆
嚴懲汰除或刀下留人?

2020/03/12 中時 呂昭隆

海軍陸戰隊與海軍官兵昨夜營外鬧事,還酒後口角街頭鬥毆,軍方高層相當震怒,認為國軍已三申五令疫情期間不要群聚,官兵不但違反禁令,還打架鬧事,決定嚴懲,予以汰除或撤職。據了解,海軍也派副司令層級將領南下督導。

但也不少網友關心,陸戰隊和海軍互打,是誰打贏,如果陸戰隊打輸,面子掛不住。軍方內部也有人喊刀下留人,認為陸戰隊軍風慓悍,官兵打架,如果不涉刑責,回來禁假、關禁閉,或是罰俸就好,打架當然不對,但不至於到汰除的地步。

海軍司令部今則表示,本屬少數不肖士官兵,休假期間於營外餐敘肇生口角肢體衝突,嚴重破壞軍譽,對於相關涉案人員,均依規定重懲汰除或撤職,並依法辦理。

海軍司令部強調,於防疫期間要求官兵不得營外餐敘或進入密閉空間場所,針對此一違法犯紀事件,本部除持續加強單位軍、法紀教育,並將本案列為案例宣導,以建立官兵法紀觀念,避免類案再生。對於所屬肇犯重大軍風紀案件,斲傷軍譽官兵,均依規定從重議處,決不寬貸,確保部隊純淨。

photo.jpg
高雄左營海軍基地外小吃部,深夜爆發海軍陸戰隊與艦艇兵深夜在街頭集體鬥毆事件,2人受傷,經調查至少10名士官兵參與。(本報資料照片)

海軍陸戰隊街頭大戰艦艇兵
10餘人互毆2人受傷

2020/03/12  中時電子報  戴志揚

高雄市左營海軍旁的一家小吃店,昨天深夜將近凌晨時分,發生一起酒後集體鬥毆事件,互毆的雙方分別是海軍陸戰隊與艦隊指揮部官兵,雙方近10餘人疑似酒後爭吵後互相叫囂後發生肢體衝突,其中還有人從外面呼叫不明黑衣人支援,過程中有兩名官兵遭狂歐頭部受重創緊急送醫,海軍艦指部與陸戰隊指揮部接獲警方通報後,連夜找到約10名官兵緊急約談調查,將追究後續刑事責任。

據了解,事發地點位於海軍基地基軍校路上一家小吃店。深夜約11點半左右,突然有兩桌至少10名客人發生肢體衝突,在店外打成一片。其中一方疑似不敵,立刻急電多名不明黑衣人士到場支援,一時間多輛載著黑衣人的車輛紛紛抵達,多人下車持棍棒尋仇,雙方又爆發第二波衝突。

現場有2人遭到多人群起圍毆,頭部受到重創當場血濺街頭,警方獲報後,轄區左營分局出動快打部隊前往現場壓制,但行兇的不明黑衣人已經四處竄逃,於是先立即將傷勢嚴重的2名受傷男子緊急送醫。

由於現場有人指證互毆的雙方身分分別是海軍陸戰隊與艦隊指揮部士官兵,警方帶回的部分鬥毆份子也確定是軍人身分,左營分局立刻向軍方回報,海軍艦指部與陸戰隊指揮部也立刻進行清查,發現參與鬥毆的至少有10人,經連夜進行約談後,目前仍在持續清查中,將追究後續刑事責任

photo.jpg
海軍陸戰隊士官兵與艦艇兵在街頭鬥毆,退伍海陸老大哥最關切的竟然是「打贏了沒?」,圖為陸戰隊與登陸艇屏東海邊演練搶灘上岸。(本報系資料照片)

海陸大戰艦艇兵
海陸老大哥最關切「打贏了沒」

2020/03/12  中時電子報  戴志揚

高雄市左營海軍旁的一家小吃店,昨天深夜發生海軍陸戰隊與合字號艦艇士官兵同室操戈,酒後在街頭大亂鬥的事件。消息傳出後也在陸戰隊與海軍艦艇兵退伍弟兄網路社團引發論戰,不少海陸老大哥紛紛發文關切「打贏了沒?」順勢回顧過去「打架」光榮歷史,但也不解問,「以前不是都打憲兵,怎麼現在自己人打起來?」,甚至還有人說「到底受傷的是哪一方?否則臉丟很大」、「打輸回去會被士官長操死」。

過去在民國60年代至70年代,即使當時軍法嚴格,但軍中還是以人治為主,當年海軍陸戰隊訓練精實,報出名號往往令人聞風喪膽,因此當年身為海軍陸戰隊確實在路上走有風,與其他軍種同袍間的鬥毆事件時有所聞。

不過友也因為海軍陸戰隊講究不怕苦、不怕死、不怕難、患難與共的精神,戰技體能操得比其他部隊都兇,因此如果打輸消息傳出去面子掛不住,所以即使在外鬥毆,回到營即使被處分,但長官還是難免要「關切戰果」,以免砸了陸戰隊招牌。

即使海陸作風剽悍,但遇到路上挺直巡邏的憲兵,仍不免要多加閃避,但也因為經常遭到盤查記違紀,所以雙方結下樑子相當深,有機會時不免要回敬一筆,因此海軍陸戰隊與憲兵間的衝突事件時有所聞,老海陸也常常將「我們過去都打憲兵」掛在口上為榮。

即使現在部隊與社會氛圍已不像過去,但這些過去的老歷史,仍常常被拿出來「好漢猛提當年勇」一番,因此昨夜發生的鬥毆事件,才會引起老兵們的回憶。

因此有不少海陸退役兄弟社團,紛紛湧進大批老大哥留言關切「到底有沒有打贏?」「海陸要是打輸回去會被士官長操死」、「打贏才沒事,否則會去被幹死」、打贏放榮譽假,輸了禁閉一個月」、「現在有落漆咧,以前都打憲兵」。

不過還是老學長不認同此舉而留言表示,「應是合力為國變成互毆擾民,誰贏又如何?」、「年輕氣盛,不管有沒有理由,打架就是不對。」

★ ★ ★ ★

黎樵
海軍通信電子學校
、海軍軍官學校航輪兼修系。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京宴婚紗概念館副總。

【喝酒打架的兵】2020/03/12

今天看了新聞,有十幾個海軍艦艇兵和陸戰隊員打群架的事,這情形在這些年還真難得看到它發生,當然打架不是好事,特別是群架,一群人盲目衝動,還真會鬧出人命,現在年輕人不像從前的我們,混黑道有黑道的義氣,當軍人有軍人基本的軍紀士氣,再如何亂,也還有個尊卑倫常,苗頭不對,嘎然而止,喝再醉,即使殺紅了眼,也有個起碼的限度,但打架,真不該鼓勵,更應避免。

幾年前我寫了一篇西點軍校打群架的事,兼談我們以前年輕時無論在軍校、在部隊裡遇到的荒唐打架衝突,特也整理一二,節錄如次:

軍港,每個碼頭都有小吃部,有時是整艘船在那裏加菜,平常預備班,沒事到了晚上,小吃部裡軍官、士官、士兵一起喝酒吃飯,好不熱鬧,也一樣三不五時發生一些零星小衝突,打架,真是司空見慣的事,包括營外喝酒鬧事,甚至後來幹到將軍的高階長官,在他們年輕軍官仕途裡,也曾有過這樣幹架的情況發生,不一而足。但官兵感情很好,不可能告來告去,一出海操演,各個精神抖擻,榮譽至上,昨天晚上的衝突也早拋到九霄雲外去了,現在看來,民粹批判與媒體的力量,喝酒鬧事,有誰還敢?卻逼出了一些畏首畏尾的官兵,包括將領。

早年在基隆,山字號巡防艦就是海上計程車,每個月開28-30天船巡弋保衛台海周邊,很是辛勞,靠碼頭的那一、二天,就是讓官兵盡情地喝酒加菜,照樣跟隔壁船打群架,有一年一艘山字號與大字號,都在憲兵隊旁的鴨子樓加菜慶生,酒酣耳熱之後,兩船打了起來,我的一位同學當年幹大字號副長,他說,連艦長、副長、軍官們全都壑在裡面,打完大家都沒事,照樣開船。山字號官兵是很兇悍的,各個都是打架高手,能人戰將,執行任務士氣高昂,誰都不敢惹,這種兵,才是真正能打仗的兵。

早期的台灣人,都從唐山來,一個村打過一個村,也是這種剽悍個性,敢死敢衝,誰說他們沒紀律?現在的兵,有紀律,但唯唯諾諾、畏首畏尾,動不動就告來告去,已無長官和部屬間的倫常,毫無江湖道義可言,能打仗嗎?(時代不同,軍人成了弱勢,軍紀敗壞也成了酸民們嘴裡的利劍,連穿軍服外出,買個便當、麥當勞都不敢了,都軍紀敗壞,何況幹架?)

民國83年,我在驅一(124) 艦隊擔任少校訓練官,某次晚間長官們在左營軍港東碼頭官兵休服中心請吃飯,飯後我偕妻小準備去後面停車場開車返家,竟遇上阿兵哥打群架,因為地處陰暗無路燈,烏漆抹黑之際,一群人亂成一團,但衝突聲音很大,於是我大聲喝斥,當時我自己也年輕氣盛:「你們哪條船的,在幹什麼?…」,這些阿兵哥竟一個個在暗處向我嗆聲:「啊嘸你是祙按怎?幹xx,軍官哇沒在驚的,好膽你來…,來你來,幹××!」,一聽就知道這些王八蛋也喝多了,哪管你是軍官、士官,但沒人敢衝過來,我也怕這些人失控,我旁邊還有妻小,我兒那年才三歲,女兒還抱在手上,這場面還真可怕。

後來阿兵哥們不久全跑了,也快到收假查艙時間,不回船不行,我走過去看那地上,竟有兩把菜刀…,後來追查是522軍艦的阿兵哥喝酒與人幹架,到廚房拿菜刀準備廝殺,一年後我調到那艘船擔任副艦長(AP-522凌雲軍艦),還真是巧呢…。

民國86年,我派往大漢艦擔任艦長,也遇上在澎湖修船,某晚在海二廠的在修大樓一樓玄關,915漢陽和我船士兵起了衝突,只為了排隊打公用電話,一個不爽,兩船人馬對峙,我當時在二樓艦長室,一聽聲音不對,依經驗可能是士兵衝突幹架了,我在寢室只穿了短褲運動衫,套上球鞋,立馬戴上我那有兩顆梅花的中校艦長鴨舌帽,這帽不能不戴,否則鎮壓不了失控的官兵,我一下樓,只見理事官已控制不了場面,我立刻請阿兵哥去叫士官長下來,兵王出馬絕對好辦事,起初還真是吵鬧,待我吼個一兩聲,士官長下來,全安靜了,沒多久也全散了。

打架還真不好,但在部隊裡,有時實在難免,國內外、古今皆然,只有現在的台灣不然,我們那年代,左營中山堂後街、西陵街、每個港口碼頭,哪裡不打架?海軍有首起錨歌「昨夜晚在岸上,狂飲通宵」,這才叫瀟灑,畢竟軍人都是年輕氣盛的阿兵哥居多,然而處理他們的情緒與軍紀管理,必須靠智慧,還有長官部屬之間的默契,多叮嚀,多囑咐,多勸誡,這必須靠日常軍紀教育,否則一旦失控,很難收拾,現在的兵大多是志願役,也都經過嚴審入營,以往部隊裡幾乎80%都是義務役充員兵,刺龍刺鳳,兄弟們多,社會氣口濃,沒事就起衝突,但無論軍官、士官,也全都鎮得住,現在……,啊隨他們去吧!

打架上新聞,全約談,也可能全汰除,當官的,吃不了兜著走,沒一個有好下場,畏首畏尾的官兵,聽話守紀律的官兵,募兵制與徵兵制的官兵,哪個好?下跪爬進靈堂的艦長,拿鞭子撻伐軍人的酸民老百姓,軍紀再嚴明,官兵再聽話,也振興不了武德,喚醒不了軍魂,要升官,不出事,聽話搖尾巴就好?……喝酒打架,還真不是好事!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黎樵:小水兵最初的榮譽

黎樵:電子戰中士DIY樂趣,用心就有用力的地方,我老了嗎?

黎樵:是粗鄙武夫,還是能人智者?

黎樵:論韓國延坪海戰與清朝甲午海戰

黎樵:眷村物語,鐵板燒與海軍碼頭聯想

黎樵「山芋再燙,也得接手」與海軍「備役中將李晧」的原委說明

黎樵:民國47年九二海戰陣亡醫官陳科榮中尉,滿臉疲憊憔悴地出現在懷孕未婚妻的房門口

黎樵:學會尊重每一個人

黎樵:居安思危

黎樵:在書中讀自己

兩位前艦長談軍艦釣魚 海軍傳統潛規則外人難理解

黎樵:回應「綠水海軍」/海的胸襟 vs 小鼻子小眼睛

黎樵:海軍國際禮儀與誰才是募兵最強有力的先鋒?

黎樵:別太苛責,談部隊醫護人力之不足

黎樵:【海軍軼聞】挨罵的藝術

黎樵:募兵之難,究其原因,是未做好募兵的生涯規劃

黎樵:任職「大漢艦第13任艦長」的回憶與感言

黎樵:走路

黎樵:我愛咖啡

黎樵:改革比革命困難?

黎樵:鼠盾

黎樵:台海防衛的功臣們

黎樵:「艦艇兵不可缺也不宜濫」與「一個海軍小中士」

黎樵:父與子的對話、恢復徵兵、罪人不孥

黎樵:年輕的軍人為何想自殺?

黎樵:以陸軍的思維訓練水兵,當然壓力會大到凸槌

黎樵:震洋艇與親嘴蛋

黎樵:人生輸入法

黎樵:等專家來?

黎樵:看熱鬧看門道,全都是專家?

黎樵:看美國海軍下屬如何激勵上司 

黎樵:簡單的眷村味兒

黎樵:穿軍服的戲子

黎樵:碼頭的電話亭

黎樵:老員工=一座圖書館

黎樵:從軍有苦樂行

黎樵:機警乎?算計乎?

黎樵:誓死達成任務的士官長

黎樵:吹毛求疵

黎樵:請善待軍人 別扭曲誤解「軍方慣性動作」

黎樵:笑看人生,好好活著吧……

黎樵:有空多提筆寫字吧!

黎樵:喝水 

黎樵:不與白爭

黎樵:《不能吃苦,別幹軍人》《半桶水的軍事專家》

黎樵:老將軍看病

黎樵:無言之美,沈默是一種處世哲學

黎樵:懷念那航行中『槓子頭』的味道

黎樵:從「把心放在官校」談「薪火傳承」

黎樵:《但優遊卒歲,不煩心》《當你老了 When You Are Old》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